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29 Tue 2008 01:06
  • 掛礙

人對於愛的人、在乎的事,總是有強烈的掛礙。

因為在乎所以關心,因為關心所以掛念,有了掛念開始煩心,心一煩又牽出無數個縈繞的念頭。

晚上與同學吃飯,一回到家,打電話給他報平安,沒講兩句,姍就打電話來,

於是我僅說了句「同學打給我」然後匆匆掛上電話,轉而開始與姍聊天。

可是我知道那個匆匆的決定摳弄著我的心頭,「啊!少了一個句號。」怎麼這樣就掛了電話呢?

愉快地跟同學說著話,補綴今晚聚會未盡的話網,可我知道自己總有東西纏著。

之後我再打給他,果真被小小責怪了一下,怎麼可以掛電話!

說沒兩句,他就要去睡了。

 

一般而言,我是不會有多大反應的,反正我總是大而化之,神經粗到可以晾被單,

(他也還好,反正早已習慣我的魯莽與瘋癲)

可是今天的心境特別適合用來分析「情緒」,所以也就攤開自己的擔心與掛礙,

儘管只是小事,卻足以說明了他的重要,與情愛的執著。

正是因為我的在乎,突顯了那份掛礙所牽絆的情思,往往許多莫名的臆測與多慮,也由此而生,

也許正因如此,佛家才會認為七情六慾乃是人身斷不去的我執阿!

 

我在想,外婆每天這麼不厭其煩、百轉千迴地叨念著外公的一切,

其實也代表著她對他的掛記,深到成為自己生命的一部份,

才能如此提念,如此執著。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生病、身體不舒服的時候,不喜歡說話,因為很費力氣又吵;

 

清理房間、灑掃塵埃時不能說話,否則連帶吞下大把沙塵暴;

 

回憶、思考、整理思緒的時候,也需要安靜,因為只有自己能跟自己說話,那用心就夠了,何苦使用語言,還多了道翻譯程序!

 

這兩天我特別安靜,生病休養兼歲末大掃除,嘴巴一閉上就找不到藉口張開,想唱歌卻不想說話,所以不停地聽歌,也不知道到底自己想聽那一首歌,翻扯過去也翻扯出太多的聲音,每首歌都代表不同的故事與歲月,那一段玩笑不知愁(或者很認真地哀愁與憂傷)的日子!

 

江美琪、楊乃文的「想起」與「祝我幸福」,伴我走過一段詭譎的情傷(曾經存在?真的存在過嗎?這個答案,我永遠不會知道了),那是一段只有哭泣的日子,也是一段學會堅強的過程,啊~又看到那些照片了,那個時候的我,原來是這個樣子啊!不記得了,很多事、很多人,原來如此?

 

每次聽都有點感傷,可是還是覺得很好聽,那整張專輯、那有點冷有點柔有點撥動靈魂的聲音。

 

朱哲琴的「阿姐鼓」,高中歲月的迷惘與追尋,初來乍到,從頭份到台北,發現自己的無知無比巨大,朋友說的話、談論的流行全是另一個我不認識的世界,另一種語言、另一種姿態,我必須故做成熟,但是明明青澀,後來我融入了,不知怎麼融入的,也許因為能跟我對談的也都是「怪人」吧!都在某種蒼茫的情緒中,尋找可以談吐的伴,於是莫名其妙地兜在一起,有人是因為小虎隊,有人因為民族音樂,有人因為文學,有人因為戲劇,有人因為電影,有人因為......,有了伴,我忘了孤獨,老實說,我現在依然十分懷念那個有「迷你」玻璃金字塔的中庭和游泳池,體育老師前幾天還上了電視。(哈哈,被普門打敗了,一臉茫然的蔡老師!)

當年游泳課的考試,我與水的戰爭膠著難分,同學於是在岸邊狂喊「蘇有朋」的名字.......,咬著牙,游過關,應該感謝蘇有朋嗎?

 

(現在應該要喊彭政閔.......這叫偶像易改,本性難移)

 

昨夜望著一箱箱的卡帶、書籍和從小到大蒐集的明信片、貼紙、卡片與信,還有國中時「俗又有力」的米粉頭,一個人怎麼能有這麼多存在的證明啊?我收集了這麼多,而這些只對於我這個生命,及認識這個生命的人有意義,如果這個生命消失,那這些東西就同時失去連結,成為宇宙中無法辨識的塵埃,能夠辨識的人應該只能追憶,無法真正擁有。

每個人都是如此,從小背負著多又沈重的期望與理想,蒐羅世界上所有他認為美而適合自己之物來增加人生的重量,最後才明白.......呼吸何等輕微,我們所能證明的太少。

 

又或者,它們可以被匯集傳遞與另一個生命,不過,那也是另一段新的開始了,永遠不會是「我」的一部分,既然如此,那為何我們又偏偏對「我」這等看重?

 

這個我的存在,也許是一種不斷與過去、未來連結的媒介。

 

而整理房間這個當下的我,真恨我過去是個認真做筆記、印資料的好學生!!!!

(老天,你抄的這些東西,裡頭有多少狗屁,有多少真理,而你又記住了多少?)

 

當我決定將研究所三年的所有「印刷品」全都回歸大地的時候,還聽得見過去我的淡淡哀傷,

揮一揮衣袖,果真不帶走半片雲彩!

慶幸這年頭的部落格這種東西,否則未來的我,又得處理上述拈得亂七八糟的文字與一本本胡亂塗鴉的日記本。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時間迴旋 》 作者:Rebert Charles Wilson

 

「生命短暫,我們身處的宇宙卻是難以想像的古老。」作者中文序。

 

看完這本小說,抬頭看天空,星子的光芒古老得讓人無法想像,而人類卻總愛想像:無垠的天際藏有多少秘密?我們在蒼穹之下,什麼是此生當刻該然的領悟?

 

科幻小說,讀來卻像是在參禪,參天地宇宙的探問與生命核心如實的禪,渺小卻永恆的一瞬,不只是末日的想像,而是人類存在的意義,很奇怪,文中描述的科技明明不可思議地奇奧,卻好似真實的存在,或者也許可能以後的未來將存在的想向與追尋,奇幻的是時間探問這個永恆的議題,在科幻世界中,如此渾厚而具體,搭了一趟時光機回來,發現世界沒有改變,心卻經歷了億兆光年,有一種蒼老而稚嫩的情愫,悄悄蔓延,無聲無息。

 

忍不住想摘錄其中幾句話:

「時間真的有好多種。有我們計算生命的時間,像是幾月幾年。也有更長的時間,像地表上形成的山脈,星星誕生的時間那麼長。還有一種時間是我們心臟跳一下的瞬間,外面的世界卻已是滄海桑田。一個人同時活在很多種時間裡實在很辛苦,很容易就會忘掉自己同時活在這麼多時間裡。」

 

「轉化只不過像是一扇門,這扇門會通往一個房間。你從來沒有進過這個房間,只不過你偶爾會不經意地瞥到一眼。如今,你已經住在這個房間裡了,這是你自己的房間,完全屬於你。」

這段話讓我想到今天下午楊錦聰的談話,那個完整的自我。

 

「在這個不斷演化的宇宙裡,我們留不住任何東西,不管我們再怎麼努力,也什麼都得不到。」

「我們短暫的一生就像一滴雨水。我們向下飄落,但我們都會在某個地方找到自己的歸宿。」

 

如果末日並非末日,故事中的人(或者我們)窮盡一生準備面臨的結局沒有到來,又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我們終於放下心中的石頭,再也不擔心人類會滅亡。我們該怎麼面對這樣的未來?再也不會有世界末日了,只有平平凡凡的生與死,那麼,我們該怎麼做?」

 

存在是嚴肅的,生存卻可以無限可能地歡喜、悲傷、沈默、喧囂。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晚上跟兩個表妹去士林夜市玩耍,還沒開始逛街,就看見「異象」!

 

有人遛貓!!

 

我看到一隻穿著衣服、套了項圈的貓,被主人以繩子牽著走~

表妹上前詢問,這隻貓竟然向她搖尾巴。

哇,原來我們遇到了一隻自以為是狗的貓,可惜沒帶相機,沒辦法有圖為證,

看著牠搜尋「方便處」的身影,我甚至猜測牠會不會抬腿,可惜,牠真的是一隻貓。

 

與貓道別之後,我們就陷入恐怖的人海中,

星期六的晚上,士林夜市的人潮密密麻麻,攤販形形色色,

看在張擇端眼中,應該又是一幅入畫的好風景,豪大大雞排前長長的人龍,跟今天中午行天宮內排隊收驚的人潮一樣多,每個人都心平氣和,開心地計畫著等會要吃啥,或者要買包包還是逛衣服?雞排的香味與油煙,燻得人的暈了,可我們還是吃著,不管熱量有多高?或是塑膠桶內的雞放了多久;大雞排旁邊的蔥油餅、生煎包,同樣被人海包圍,排隊的人也同樣開心,這是一門高超的技術,長期的逛夜市訓練,我們習慣愉悅地等待,習慣面對變動,然後在人潮中逆流順流。

警察來了!

 

攤販們訓練有素地順著既定路線遊動疏散,原本挑選物品的人,在一剎那間自動離開,配合得天衣無縫;擁擠的路,一下子開了,我跟表妹們完全自動地挑了一間較可以呼吸的店,繼續看逛,等我們再度回到街上,表妹說:哇!好寬敞~警察有時來巡一巡也不錯!

 

是啊,有點像是必然的波動,一個晚上必得上演好幾回的劇碼,來了散了去了又回來,不規律但是幾乎惹不起太大的驚駭,在其中走動,雖然鼻子得不停適應不同的氧氣濃度,但感到特別有活力,彷彿這街是會動的,稍不留神,就有一層魔法讓剛剛走過的巷弄消失不見,可是等你又從另一個街口回來,它又還在,這麼流動著,花花綠綠,每一間店好似都看過,但是一走近,又覺得陌生,三個女人聚在一起,當然什麼都好玩,每個都有趣,「好可愛喔!」是逛街會話中最常被使用的台詞,印有小叮噹圖案的運動T、超人mark的皮包、可愛大象衣服、呆呆熊玩偶、看起來向巫婆穿的衣服、夜店系服飾、可以揹去流浪的大包包、香蕉先生、海綿寶寶、一台又一台誘人的抓娃娃機.......。

 

真是開心的夜晚,看到好多新奇的商品對我招手,我想我還夠年輕,覺得一切都美好,不至於在喧囂嘈雜中失去耐性,而能享受這種人海的波動,還能在波動中敗家......

 

啊~吃了很多東西,也買了很多東西,現在很想來練個瘦身操!

花俏的三隻大頭

 

戰利品之一(狐狸是表妹幫我「夾」到的)


真感謝我的兩位表妹呢!

從小玩到大,總是什麼都能聊,什麼都能分享,而且能夠一起發瘋起笑,

就像媽媽與兩個阿姨、阿嬤與姨婆,有姊妹的感覺,實在是很溫暖,

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她們,我根本不會去拍大頭貼啊!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阿姨的畫展!

她的教學計畫首部曲,對手工藝有興趣的人,歡迎報名參加。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15 Tue 2008 01:36
  • 雜物

外公外婆都是惜舊愛物之人,什麼老東西都要留下,不管能不能用,

在外看到棄置在外的物品,外公有時還會順手撿回家。

所以我們三個人住的地方,儘管有三間房間、一間儲藏室,加前後陽台,

還是永遠不夠放,東西多到讓人受不了,但是每個東西都是他們的寶,

根本無法,也難以說要拿去丟掉。

也許是經歷過戰爭,經歷過貧苦,總想,這些也許有一天會用到吧!

 

不說別的,我房間其實也是擠的一團糟,比較恐怖的是一箱又一箱的書,

還有一堆不知該怎麼辦的紀念品、朋友贈的禮物、衣服與皮包.....

如果收納達人看到,應該會嚇到吧!

非常不像是一個女生的房間.....根本是鳥房。

(大多數時間及極大半的地盤,是小白鳥在看守,我還得布置讓他跳躍躲藏的環境....

 

實在該找一天來清理清理,該丟的,就丟吧!

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整理之後,總是發現更多想留下的,連筆記都沒丟成。

高中週記、高中校刊、大學課堂筆記、一大疊粉厚的社團企畫書、教科書、CD、卡帶、

相本、報紙剪貼本、採訪資料、日誌本、大象玩偶,加上一整面大書櫃及好幾個大收納箱,

就這樣,每次都讓我動手整理前,就先傻眼嘆氣!(原來我也遺傳了保存舊物的個性啊)

 

而且,外公每次看到我整理房間,就會開始緊張,

好幾次他拉著我外婆問,「她是不是要搬走了?」

...........

 

這兩位啊!成天希望我趕快結婚,但是又捨不得我離開家門的老人家!

剛剛去晾衣服,陽台上堆放了一大捆木頭,真不知道這些東西怎會出現在這裡?

雨正下著,我好奇之後會不會長出香菇......

 

丟不去的舊物,也許正是我家該學習的課題,

但如果整理得太過「無礙」,也許就不像外公外婆的地域了。

唉~

不管怎樣,我下次一定要把大學筆記本和過期雜誌給丟了!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祈願,向蒼天、向鬼神、向萬物、向每一個聽說有靈的東西與人,是迷信還是尋找心靈慰藉?

水晶、玉石、御守、紅線、符咒......

人類發明了許多企望與天溝通的物,希望手上握住的,可以是自己的命運和機會。

是我們發現世代更替的太快,快到無法跟上腳步,所以茫然失措,求助神秘?

是我們渴望自己不凡,所以相信神秘的力量將會降臨,所以不惜花費鉅資,購買通往天堂的門票?

是我們相信,或不相信,造成了世間的迷亂;

還是生活太苦、太寂寞,分不清偽善,只要能依偎就好?

神佛的慈悲,怎能變成廉價的消費?

祭拜時最真摯的,莫過於喃喃的禱念,與自己對話,而相信宇宙中有一股正直的力量,永遠在。

我們喜歡購買運勢,但從不知道天上諸神使用什麼貨幣?

祂們承認人間的交易嗎?祂們使用的是「交易」的概念嗎?

有時我會很好奇,默唸願望時,如果神佛恰在一旁觀看,祂該如何回應我的祈求?

那些看起來穿金戴銀、滿嘴吉凶的「XX師」,真的能傳譯上帝的語言嗎?

由於正在思考「求姻緣」「桃花運」這個題目,滿腦子不知所云的問號,

一條1200元的水晶,有人說有效,就有人買;

種下玫瑰的人,如果恰巧在哭泣,那麼這朵玫瑰帶來的是不是悲傷的愛情?

敲打水晶礦石的人,如果不慎受了傷,那麼這石上有沒有他的淚?

如果「物」有意義,必是記憶使然,而必然是我們與它之前發生了連結,有了故事。

戴在胸前的菩薩像,是爸爸給我的祝福,他希望我一直戴著,一來證明他挑選玉石的眼光,

二來藉由物的守護,如同時刻的陪伴。

所以這玉於我便有了故事,我便相信石上的念力,父親對女兒的眷戀。

如果我們對物或符的迷戀,可以有更多「人」的觀點,

有沒有可能,讓胡扯的詐術少一些?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值得紀念的一天

2008.01.10

兄弟獨立代訓球隊

呵呵呵   象迷今天可真high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前幾天晚上,外公起床上廁所時,不慎在廁所門前滑倒,

「碰」的一聲,響得我家鳥飛人叫,急忙衝進外公的房間,發現他滑倒攤在地上,

外婆一旁緊張不已,不停叫我的名字,我感覺心臟快從嘴中跳出來,

只想著:怎麼了?

可能是外公剛睡醒迷迷糊糊,摔倒之後,在地上一直搖頭嘆息,

他說自己雙腳無力,爬不起來,我發現他的頭皮擦傷,流了血,

連忙安撫他,沒關係,天氣冷有時候手腳會比較不那麼靈活,沒關係的!

費了一番功夫,終於將他撐起來,外婆帶他上廁所、換衣褲、回到床上躺好.....

年老的刻痕明顯地劃在外公的身體上,當他想爬起,卻力不從心時,

他的嘆息也像身體一般沈重,我只好一直安慰著他,他還要去投票選支持的候選人呢!

還要看他當選總統呢!

(這招真的有效,發現他不再搖頭,更努力地想爬起,

現在身體才剛好一些,爬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翻報紙、看電視,關心政治局勢.....

 

等他重新躺回床上,我趕緊打開MSN告訴表妹這件恐怖的意外:

93歲的老人家跌倒,頭流血還硬說他不痛!

外婆也直說不要告訴其他人,免得他們擔心。

這兩位老人很固執,也很可愛,很愛鬥嘴,但又深深地愛著對方,和我們這群兒孫。

所以呢!身體上有什麼小毛病,為了不麻煩我們,就會自己想辦法,

自己去買抗生素、咳嗽藥水啦!或是打聽有何偏方可以治療腰痛之類的,

這次外公有可能是感冒引起身體疼痛,自己去買抗生素,吃藥之後全身無力,

造成起床時腳無法使力而跌倒,真是讓人嚇了好大一跳!!

 

第二天清晨,小姨就趕來了,外公睡了一整天之後,逐漸恢復精神,

沒想到他才剛好,卻又急著到樓下散步,還爬上陽台曬毛巾.....

到了週末變成發高燒,又只能躺在床上休息。

我回頭份參加表哥的婚禮,不知道台北的狀況,

可以想見小姨、姨丈和外婆,加上那隻愛纏著人的小白鳥的慌張與忙亂,

外婆緊張得好幾夜睡不好,胸口鬱悶又萬分掛念,忙對著外公說:我愛你。

阿姨也轉述,外公發著高燒,竟然說出希望外婆別改嫁之類的話...

而我家的小白此時也彰顯他在兩位老人家心中的地位,

外公燒退後醒來,對外婆說:小白在床邊....

(小白真的有飛去他房間看他,不過有可能是在搜尋我阿姨的身影)

 

等到我返回台北,外公的燒已經退了一半,而且又能開始滔滔不絕地發表「政見」,

就讓人放心多了!

 

祝外公、外婆身體健康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繪本地下室成員聯展

下班後趕到卡莫咖啡幫忙阿姨佈展,巷弄中的安靜咖啡館中,幾位女人興奮地談著創作、藝術與生活。

 

現實生活中,總有數不清的難題、難以擺脫的壓力與擔子,創作世界中,也是荊棘與彩虹交織的美醜掙扎與重生。「一點點焦慮、一點點歡喜、一點點迷惘、一點點悲傷,這就是生活啊。」阿姨說。

 

我坐在那裡,看著她們交談,說起凡俗的瑣事,有難解的結與無奈的應對;說起夢想、藝術與未來,卻又閃著滿眼的熱誠,一個故事、一件作品、一張畫與一個畫裡的小人,彷彿就走進了另一個世界,一個可以與凡俗人生相異的天空,那裡可以自由地飛行、無拘束地幻想,沒有人會說:你應該這樣,或者你不應該這樣。

 

「痛苦,讓人的生命有了厚度。」聽到她們講述著這樣的句子。

 

我想著,每個人在愉悅笑容裡,都藏著一顆敏感脆弱的心,人生無常啊!因無常而失落的心,怎麼能不悲傷,在這樣一個以無常為常的人世呢?

 

我很奇怪,當大家都沈溺在過去的傷痛時,我就想起周星馳的悲傷搞笑法,希望稀釋空氣中過度的憂氧化(所以我一直很崇拜星爺啊);當周圍的人笑得很大聲時,我卻反倒想起「雨天」、「夢醒了」等淡淡哀愁的曲調,這算不算一種過於自嘲的態度?

 

沒辦法回答,因為.....

 

 

 

 

我現在想睡覺了。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