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火龍袍

 

最近氣溫像火在燒,外公卻想穿火龍袍。

 

前天正午時分,外婆、阿姨滿身大汗,剛張羅好午餐,我則剛剛起床,只見客廳冷氣未開,而外公披了一身的棉被與外套,直喊:誰拿衣服給我穿唷!

 

婆:起肖,洛天啷在穿棉襖,外靠洛嘎麥死,肖加有春!

外公:把我的火龍袍拿來。

阿姨從房間抱了另一件涼被出來。

阿姨:火龍袍來了,爹,這件是不是?

 

外公點頭,於是披在身上的從粉紅色的涼被,換成綠色格子狀的涼被。

過了五分鐘。

 

外公:我的火龍袍呢?

外婆:你身上那個就是ㄚ。

 

阿姨和我面面相覷,火龍袍到底是什麼東東,這下去哪生?外婆想起來他可能要冬天穿的藍色大棉襖,只好從衣櫃中翻出來,給家裡的皇帝老爺換上。外公一面搖晃身體一面指揮調度,要求其他衣服棉被都不要蓋,只要火龍袍就好。

 

其實外公已經滿頭大汗,我們一度害怕他中暑或以為他發燒畏寒,幸好體溫維持在36.3度。原來只是他的光陰暫時旅行到冬天去,即使帶他到陽台去感受熾熱的光線,他依然想穿上他想穿的。

 

不過,火龍袍到底怎麼冒出來的,我們仍然百思不解。

 

 

 

 

今天認識了一個同鄉

 

就在穿上火龍袍不久,外公終於感覺熱了,我們連忙打開冷氣,並幫他脫掉不必要的衣裳。這時,他仍未從遙遠的時光甦醒,看著一旁努力跟他聊天的阿姨,開口就問:你哪裡人啊!

阿姨:我貴州人啊。

咦,外公眼睛一亮,阿姨接著說出外公家鄉更細節的名字與故事,包括水溝寨、癩殼山、南門中學、太公是進士,家裡還有進士牌匾,以及外公兄弟姊妹的名字……。

南門中學有個老師你記得吧!有一次你們捉弄他,在茅房的腳踏磚上抹油,讓他ㄧ把摔進糞坑裡,是不是你,你有沒有參與?

 

我沒整,我躲在家裡,是同學搞的。

 

你沒有整喔,你不是有聽到聲音,同學都笑得半死。

 

誰叫他壞呢!(這時,外公的臉無比淘氣,就像是做壞事被發現的小孩,笑得眼睛都發亮。)

 

一串又一串的故事從阿姨這個說書人的嘴裡迸出,東抓一抹癩殼山的蘭花香,西抓一個甕安縣某個外公曾經佇足的舊地名,他曾經運送鴉片的路線,曾種過白木耳的地方,曾打鬧嬉戲的各種童年回憶。

 

外公聽得入神:唉呀,你跟我同路!你多大歲數呀?

阿姨:我52歲。

外公:那我比你大得多,我是大哥。

阿姨:好啊,既然要兄弟相稱,那你是大哥,我當小弟囉!

 

蠶吃桑葉,是為了吐絲結繭,為下一段生命歷程的蛻變做準備。阿姨說,原來之前賣力的蒐集故事,是為了在這種時候吐出記憶之繭,暖暖地將外公包圍。

 

故事一點一滴,猶如歲月抖下的麵包屑,一路撿拾,終能幫助身陷迷離古堡的長者,暫時脫離寂寞與無助織成的恐懼大網。

 

那一刻,他覺得遇到知音,他覺得有人懂他。

 

有時候,外公會想家,想他在大陸的家,曾經的承諾沒有做到,大概是他最深的遺憾。

既然,此刻他咬住阿姨垂下的餌,上鉤了,阿姨也就將計就計,告訴他:

 

公和爸爸很高興,叫你不用擔心,你回去幫他們修墳,他們都知道。他們要你好好在台灣待著,你也在這裡開枝散葉了,代表李家在台灣第一代,你有個女兒,會幫你傳下去。而且,共產黨來了,把家裡的田、房子都沒收了,回去也沒地方住,台灣有人照顧你,你有老婆、女兒,爸爸要你好好住台灣就好。

 

外公邊聽邊點頭,假傳聖旨果然有用,這番話語起了寬慰的作用。

 

吃晚餐時候,外公對外婆說:今天認識了一個同鄉。

外婆:喔,有同鄉很好呢!這樣有沒有很高興?

外公點頭。

 

隔天,忘記曾是同鄉,乾脆直接說:我兒子回來了。

 

於是,阿姨既是女兒,也是同鄉,又變成兒子。

 

當阿姨講到外公小時的綽號「黑二」時,外公的眼眶微濕,好久沒人這麼叫他了。

也許就是那瞬間,讓他覺得眼前這位滔滔不絕的同鄉,真的是他兒子。

 

雖然,他也還記得有的女兒,有時叫李麗琴,有時稱她白嘉俐……至於,為什麼阿姨的名字變成白嘉俐,我個人推測可能是她是外公年輕時的偶像,又或者外婆曾經很喜歡這位歌星,然而,或許也只是好叫順口罷了。

 

這一連串戲碼演下來的後遺症就是,阿姨喉嚨痛、舌頭好像被燙傷一樣,暫時不能說話了。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於到了看日劇的時候。

 

 

人就是一邊困惑,一邊活著的。

 

雨宮瑩說,邁力工作結束之後喝的啤酒最美味。

我則認為,論文上傳之後看的日劇最精彩。

 

~剛剛一次看了七集帥氣的部長,心情真是愉悅。

好久好久以前就想看螢之光II了,可惜正好要準備論文口試,

接著又有一堆東西得修改,只好萬般努力自慢到今天,

真是過癮呢!! 藤木直人又帥又可愛,果然是賞心悅目的一張臉。

 

雨宮瑩的心境我也完全能體會,雖然沒有那麼傻,

好像也沒有那麼善良到可以忍受自己愛的人去照顧別的女人。

但畢竟本身也是魚干女2010等級的,的確對於很多麻煩的事不感興趣。

喜歡待在家,喜歡沉浸在日劇和棒球的世界,喜歡做白日夢,

不喜歡猜測別人在想什麼,無法忍受被拘束,實際上也沒有什麼野心或報負。

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沒有一定要做什麼事,但如果做了,就不顧一切。

讀書、工作、娛樂、戀愛、玩社團、採訪、寫稿、看棒球、看電影日劇……

該怎麼說呢?很多人認為應該要分輕重緩急的事,對我來說沒什麼不同,

每件事都是當下而已,每個當下都得要真誠面對,不是嗎?

我應該不算認真,只是無法不專心,我的腦袋大概也是一次只能面對一件事吧!

 

如果日子只有日劇和棒球這麼簡單,也許能輕易地感到快樂與自足,

人生的煩惱也會被削減一半。

 

但日子一定不能只有日劇或棒球,否則娛樂的效果將會被大打折扣。

 

總是要有困惑、挫折、挑戰、磨練,和看似無盡頭的苦,享樂才顯得有意義。

雖然,世間一切的相都是虛幻的。

雖然,就算兄弟十連勝、總冠軍或三連霸,我還是會永遠不會滿足。

但人生就處於一面失望、一面期望之中,邊嘆息邊歡呼而走過來的吧!

 

說實在話,寫論文的過程也是如此,完全體現了我與欲望博鬥的歷程。

為了激勵自己趕快修完論文,延遲了螢之光的觀賞;

為了去高雄聚會,必須在28日前印好論文;

為了看尼爾蓋曼的無有鄉,很快地完成錯字勘誤…..

 

之前在文獻整理階段時,白天必須把自己囚禁在圖書館,

如果我要在六點半之前回家看球賽,那就得完成今日的進度,

如果不巧是趕稿期,很抱歉,我只好待到8:50晚安曲響起,

否則回到家一定難敵誘惑,打開電視或網路就沒完沒了。

不過,好在兄弟一向是九點才開始打卡,

當時真的覺得配合得剛剛好(O誤差呀) P

 

但如果一直去打壓它,這些念頭並不會消失,而是被餵養得更強韌。

而且人的執著是很可怖的,有些欲念真的不能隨便啟動,

因為一旦開始就得玩到遊戲終止,我無法忍受只玩到一半。

 

例如:

不能隨便翻開小說的第一頁,如果這本小說剛好對味,

我通常會在賞味期限內看完,最長不會超過兩天。

 

不能隨便讓遙控器莫名其妙跳到電影台、緯來體育台(育樂台)或日本台,

哪怕是看了N百次的電影、日劇,或者輸得很難看的球賽,

如果沒有看到結局,就覺得被什麼東西給梗到,不舒服!

實在非常符合國歌的精神,經常一心一得,貫徹始終。

 

不能隨便喜歡一個人、一個球隊或者一個偶像,否則下場就是不離不棄.....

 

 

也許這是這種無法忍受不完成的個性,讓我看似要放棄了,

最後卻是決定放棄原有的生活,回頭完成我該完成的。

 

 

現在才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但做決定的當刻並沒有察覺,

就像當時為了爭一口氣去念研究所一樣,

我現在才知道交出那張甄試報名表,對我人生的影響有多大!

 

論文不能隨便開始寫,

不跑田野,倒是掉進羅盤的時光機中,差點回不到現代,

期間應該也算是歷經滄桑,一度覺得自己再也不可能面對了,

而這個曾經視為地獄般痛苦的噩夢,寫到謝誌時竟然有些不捨的感傷,

會不會我真的還滿享受此般痛苦的拖磨呢?

 

拖到最後關頭才交稿,是不是也有一點不想面對結束的心情?

因為結束,象徵另一個開始,

而剛開始見到的景象,總是無止盡的漫漫長夜。

路,不知通往何方?

 

於是,興趣不能隨便培養,一旦養成,就是不治之症。

人,也不能隨便愛上,一但愛上,就會連自己都遺忘。

 

人的心念,有時執著得厲害,

如同海嘯,瞬間捲起一層樓,又吞噬一層樓。

 

幻起幻滅,然而每天都有新的樓要搭。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8/14 台南棒球場  現場觀眾人數4800人

 

從電視螢幕看來 天氣陰 偶有短暫小雨

因為去年的事件  今年看球已經沒有過去那麼誇張

所以很順利地把論文寫完 (暫且讓我牽托一下)

也可以毫不在意地跟朋友聚會、出遊,完全不在意兄弟到底戰績如何

尤其是季初,被打爆就被打爆,本來就沒有期待

我也以為,不會再有什麼期待,純粹是娛樂、消遣,

將球賽轉換成藉故與朋友喝小麥汁聊八卦的管道

但是,上回在豆米球聚會,跟這群看球四、五年的朋友又一起吶喊,

其實有把一些感覺喚回來,唉,那時就知道,我會被恰恰說中,

也許不會再那麼激情,但會默默關心,然後不知不覺又被拐回球場....

 

恰恰要千安了,明天在斗六棒球賽。

想起去年總冠軍賽,我還曾殺去斗六看球,正當我們因為沒拋到彩帶而失落時,

才發現一切都是騙局,應該在球場舉辦超渡儀式,殺千顆豬頭以普渡眾生,

也許搶孤應該辦在球場,會更有FU

 

這麼複雜的情緒.....夾雜在興奮期待裡,

我知道當彭政閔下一支安打出現時,我一樣會想吶喊

但總是,有那麼一點的不快....

本來應該更光榮的,本來應該是更盛大的,本來應該會滿場的...

在恰恰一百安、兩百安、三百安的時候,錄影重播的畫面滿坑滿谷的黃色人潮,

沒想到,當紀錄累積得越來越偉大,這個環境卻越來越難堪。

 

恰恰千安耶....4800人

表示還有更巨大的不信任與問號,飄盪在觀者心中。

 

兄弟象加油 我真的好希望我的情緒不要那麼複雜

如果沒有去年那件事,我們今年會多強!!

(每次聽xx姐這麼說,感慨都很深)

 

恰恰加油~~~~~

希望你的一千安,真的是又高又遠。

可以.................扛一支滿貫砲嗎?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年屆96的外公,患有輕微的路易體失智症,

每天都會想出新的遊戲和齣頭,力邀家人一同走進他的迷走星球。

之前比較瘋狂的包括妖精現身、棒打幻形怪、開戰了...那兒都不准去、

我要回家(他正坐在客廳椅子上)、喝了思科結(據說是一種毒藥)、關公或瑤池金母來找他....

 

最近,他覺得自己很忙,每天坐在客廳身體總止不住地搖晃,其實還滿累的。

他早上說,搖不動啦!

拜託阿姨去跟主任說一聲,看可不可以不搖....原來這是工作的一部份,

難怪他常說事情做不完,早早就起床,坐在客廳打瞌睡,殊不知他正在上班;

近來又不知哪兒的主委指派他新任務,每天早上要簽到。

於是,阿姨特地去買了藍色小本子,放在鐵箱裡,當成外公的工作記事。

 

外公退休前是醫官,雖然從軍,但這輩子沒殺過人,倒是都在救人。

我想老天爺讓他前半生歷經千般苦難,

後半生注定要將一輩子的精采化成片段故事,說與旁人玩味。

阿姨說,這是拼貼的工作。

最近他常說一些[交代]或是預演離別的字句,傷感是必然的,而且深刻。

光是想就可以把我和外婆的眼眶染成紅色,透明的液體莫名奇妙地滑下,

儘管我們並不知道他當下活在哪個時空。

 

他說此生無遺憾,也不後悔遠離家鄉。

如果他當時不跟著軍隊走,就看不了這麼遼闊的世界,也到不了台灣,遇不到外婆,

我也就不會知道在貴州甕安縣一位進士望族家裡長大的二少爺,到底怎麼走到今天。

 

今天,他說有飛機來接他,被上級指派任務,要回家鄉去辦學校,

而這次任務繁重,不知要多久才能回來,也許就回不來了。

所以他一早就坐在客廳等,等專機來接他。

 

外婆按照慣例,聽到這種劇情都很入戲,毫不做作地跟著演起來:

你不要去啦! 

你要自己去喔? 那我呢?

外公說,要回家得先寫信去申請,他做不了主。

 

我們其實都在猜,他說的家,是大陸那ㄧ個,還是天堂?

 

仔細聽下來,應該是他有任務要出,於是阿姨就假裝去樓上看飛機來了沒?

外婆真的躲到房間去哭,而我正準備要出門,毛毛一樣在房間躺得很舒適。

 

不管說了幾次今天沒飛機來,他就是不相信,一定要大熱天去陽台等,

飛機會降落在走廊,這種飛機沒有聲音,該不會是外星人的飛船吧!

 

外公的腦子也許正在全面啟動,而我又不知道他的圖騰長什麼樣子,不能轉給他看。

 

我出門的時候,他說,唉,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見到面了。

我回答: 今天飛機不會來,要等我回來才能去。

 

 

一腳踏出門,門都還沒關上,我的眼淚就落下來,雖然這是今天的遊戲內容,

但預演離別實在也太過心酸,不是我能面對的情境。

 

後來,我打了一通電話。

阿姨接聽: 喂

我:噓,我是航空公司,現在機場大雨,飛機全面停飛,請通知XXX,今天不飛,叫他不用等喔。

阿姨:航空公司喔,下大雨是嗎? 好,我知道,飛機都不能飛阿,我會通知XXX的。

我:一定要通知他喔。

阿姨:好,我知道。(電話掛斷)

 

過了五分鐘。

阿姨打來,興奮地說:真是特效藥阿。

果然還是要認真演才有效,外公一聽到航空公司的電話,就決定去房間休息了。

 

我想,終於知道為什麼高中要加入戲劇社,因為人生中要玩迷走星球或野蠻遊戲的時間很多,

鋪陳劇本、磨練演技,都是為了讓戲能繼續繼續地演下去。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沒去新家頂樓看看,為了要辦水電過戶的事,決定下午上樓去玩玩,

於是,趁雨停,隨手抓了鑰匙和相機(要拍水表)就上樓。

 

到了頂樓,推門出去,果然高樓層視野好,可以看到遼闊的天空,

又剛下了一場雨,雲和空氣都是舒服的氣味,如絲綢一樣,

繫在頸上的話,應會感覺涼滑的觸感。

而且,真的看得到101,我開始盤算著跨年夜要站的位置。

 

現在覺得殘念的是,當時手上拿著相機的我,竟然沒想到要拍照,

~~眼睛都看不完了,哪輪得到相機呀!~~

可見我還沒養成拍照的習慣 (哈...因為我不是怡霖小姐)。

 

大約只假裝思考了幾秒,就趕著查看水表...

 

個人對於這種水電之類的生活鎖事很不在行,

又很好強地想自己搞明白,明明打一通電話就可以查到的事,

偏偏喜歡繞個圈,自己上網、上樓,尋找水號和電號....

可惜,這些表上還是少了幾個數字,怎麼就湊不齊11碼呢?

好啦...反正也沒辦法叫水表回答我,只好下樓

 

這下,我真的繞了ㄧ圈,因為找不到出口

ㄟ....我剛剛是打哪進來的? 怎麼沒有Door? 是這個鐵門嗎?

我拉....我推 從輕拉、用力拉、到想用踹的

哇....ㄎ ㄠ

被鎖在樓頂了啦!

 

雖然,其實不算緊急狀態,因為我明白門旁有個對講機,

只要按個鈕,大樓管理中心那兒,管理員就會連忙收拾起看戲的心情

哈哈哈...有人被關在樓頂囉!

瞬間轉成熱心助人的關切,然後上來  救人...

要不然,另一扇門旁也有警報鈕,我只要觸動,大樓裡的鄰居應該都會探出頭來

 

可是...有那麼一秒鐘,我察覺到自己的逞強無所不在,

就是很想自己打開門,就是很想找到辦法不用麻煩別人,

甚至,希望能請無有鄉的朵兒小姐Door來幫我開門,

或是正好在這個時刻遇上個精靈之類的,然後與我在樓頂發現魔法的通道....

 

對,我知道不可能。

於是,我還是認命地按了鈕,然後終於知道原來這門會自動上鎖,

出去之前,得先扭一下鑰匙(就在把手上呀),或是找東西將門卡住。

道謝,於是我順利回家。

 

一切就是這麼平淡。

 

於是我開始想,如果是半夜,一個女生,上樓頂查水表,

沒帶手機、沒有意識要帶糧食與睡袋,

而且也沒有傘和狼煙,然後大樓管理員下班了,

四周一片漆黑,只能倚靠微弱的手電筒照看環境,

這種時候,要怎麼辦呢?

 

昨天才透過Neil Gaiman認識了H.P.Lovecraft,

他說,人類最古老而強烈的情緒是恐懼,而最古老而強烈的恐懼是未知。

我想未知之所以恐怖,大概是因為人有想像的能力,

人的心,不自覺地會靠向妖魔鬼怪,總覺得無有的存在,比有來的有趣,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去了無有鄉。

 

附帶一提,無有鄉真的很好看,正式超越美國眾神在我心中的位置。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