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兄弟贏球之後,我的生活也開始忙碌起來,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模式,還得調時差,所以一直沒時間抒發總冠軍的悸動,這可是不離不棄的亮黃色大夢呢!

 

現在是20101028凌晨,去年的這個時刻,我應該是兩眼紅腫地盯著電腦螢幕,因為假球新聞而驚嚇得無法入睡,仍猛力敲打著鍵盤與友人議論著心碎的事實,震驚、難過、心痛、憤恨,到最後我們似一群殺氣騰騰的暴民,總覺得得在口袋的某處存放著銳利的飛鏢,以方便他日遇見某些熟悉而可僧的身影,能夠咻地一擲,讓他們萬箭穿心。

 

我們是一群遭到背叛的球迷,其中糾結的情仇愛恨,非象迷無法體會。

 

我們也是一群傻到骨子裡的球迷,繼續支持的理由無解,沒有一起哭過就難以明白。

 

帶著這樣的心情開啟了新的球季,沒想到兄弟們卻也在今年從地獄爬到天堂。雖然恥辱還是在,但我們多麼渴望拿到一座總冠軍,以洗去漫身的塵埃,好向犯錯的球員宣誓:不好意思,我們真的可以馬上忘了「你」,喜新厭舊正好是球迷的特權!我們多麼希望以後可以不用再看到緯來播出二次三連霸的影片,因為榮耀已經被玷汙,唯有繼續創造新的價值,認真的球員才能理直氣壯地打棒球。

 

我比前兩年更渴望兄弟封王,奇怪的是,身旁的象迷朋友們也比前兩年更瘋狂。賽前搶票、搶車、搶飯店,越不被看好,就越覺得有希望,因為連神原教練都回來了。大家的主食都變成牛肉,連我也特地去家樂福買牛肉回家煎。(說真的,G1賽後品嘗現煎的牛排,真是無與倫比的美味!)

 

不過,沒想到賽後還得搶慶功宴的場地呀!

 

比賽開打之前,我們心神不寧、魂不守舍,早上不用鬧鐘就自動清醒,後來才知道這是登頂之前引發的擬高山症,怪不得大夥兒在那段時間都認為空氣中的含氧量降低了,全身肌肉也不由自主地痠疼起來,為了紓解緊繃感,每個人皆用盡方法試圖連絡天神,媽祖、趙子龍將軍、上帝、大天使以及各球場的地基主,可能都接過象迷mail至天庭的請求:拜請拜請,千萬要全力護持兄弟象呀!

 

我想,老天真的有聽到,否則三太子怎麼會公然地跳到三壘象迷區祈福呢?

 

 

不過任憑我們之前怎麼作夢,都沒想過可以直落四!但也因為不斷延賽,第四戰硬是拖到了星期六才開打,讓我陷入情義兩難的局面,比賽時間恰好與好友婚禮重疊,我早已答應友人一定出席喜宴,卻只能做個見球忘友的人。(Sorry,新娘子我真的得趕去那魂牽夢縈的地方呀!)

 

但為了親手送上祝福,只好先到信義區送禮,再十萬火急地飆往新莊。兩地相隔遙遠,前一晚google了好幾種路線,就是擔心被周末傍晚的車潮塞在路上,沿途手機響個不停,每通都是報戰況的,1:01:31:5…,越報我心越急,還有朋友直接「恐嚇」:「快去啦!要拋了、要拋了。」結果越急反而越慢,司機竟然放我在外野周邊的公園下車,害我得多踩十多分鐘的跟鞋,進場時已經六局下,而友人們早就high到茫了,幸好,我還趕得及拋彩帶,而且葉君璋硬是打下第六分,讓我親眼見證冠軍賽的黃海歡騰。

 

九局上,這輩子最接近總冠軍的時刻(之前的沒參與到),滿場象迷全都起立喊叫著「總冠軍」,麥格倫每解決一個人,就會有象迷忍不住拋出手中的彩帶,當然也有每球都想拋的,如果可以的話。而牛隊似乎沒有半點抗拒的態勢,連欲走還留的安打都沒出現,害許多象迷連氣都沒醞釀好,就得拋下彩帶,實在是美中不足之處呀!

 

以上是一位瘋子的不正常球場筆記,書寫,純粹是為了自High。不過,我相信點閱且按讚的朋友,應該也正常不到哪裡去!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哎呀媽喂~哎呀媽喂~

子時走到一半,外公外婆的房間傳來拐杖挪動的聲響。

實在有夠煩,人家正在好睡,你就要起來了,叫你睡不睡,半夜大家都在睡,結果你不睡了,吵死人!!!

 

喔,外公起床了,在我還在跟同學msn互傳貓咪網站的時刻。

 

任何人無端被吵醒,或多或少都會不爽,而對於外婆來說,這是每天晚上都要爆炸的地雷,就算數十年來幾乎如一的慣性,仍究是叫人抓狂的問題,只不過就算這種行為兩方始終難以相互妥協,兩人仍究共同生活了大半輩子。

 

現在最大的差別是,以前外公走路不需旁人攙扶,現在因為擔心他跌倒,外婆得跟出來,陪他在客廳閒坐,於是就形成了每天清醒著夢遊的情況。兩人經常在凌晨兩點鐘一前一後步出房門,然後一坐一躺,攤在客廳沙發上繼續未竟的睡眠。

 

然而,這也是外婆每天喋喋不休的怨氣中樞,她老是睡不好,又經常被吵醒,一怒起來就是要死要活的口不擇言。

 

我其實相當佩服她謾罵的智慧,總是夾帶著大量俗諺與土肖話,每次總會冒出幾個新創的詞彙,雖然大抵不出幾個字的排列組合,但是每次聽聞都讓人即刻感受到文字的力量:例如死人、骨頭、娘、么、壽、芝、擺、要死不死、丁丁通通、死XX嗟,以及一些我根本記不住的搞怪形容詞……。於是我深刻瞭解到,憤怒真是可怕的情緒,可以讓和善可親的娘,瞬間變成您    ……

 

哎呀,我還不起啦。欠太多了,拖累你啦!

就在外婆又準備爆發的當刻,外公突然冒出這一句。

 

高招!

薑還是老的辣,任憑罵得再兇,只要一句抱歉,狠話馬上煙消雲散。

外婆的聲調隨即軟了下來:好啦!你不要每次都說這種話,你好好睡不吵我,我也不會罵你阿。

你乖喔! 乖乖睡覺好不好,不要走來走去……。

 

嗯,雖然兩人還是睡在客廳,但是一片祥和。

 

但是半夜起床這筆帳是不會憑空註銷的,就像借錢的跟放高利貸的,每天還是得履行討債的任務。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剛外公說:你給我當兒子好不好?
我:我是你外孫女耶。
外公:那你得喊我外公,好不?
我:外公! 外公!外公!
(平時都叫他爺爺,一叫他就笑了,還問我歡不歡喜....)

接著他竟然說:唉,我沒有太太呀。
我:有啦! 在旁邊這個就是,她是你老婆呢。
外公:那你問她願意嗎?  她如果願意我就娶呀。

(我外婆一直試圖解釋,我就是你老婆呀,我只好跟她打手勢,叫他直接說願意就好)


外婆於是牽著他的手說:願意啦!


然後外公露出歡喜又害羞的神色。

哪有人到了九十多歲還整天放閃光的

 

九十多歲的老人還是很需要愛情。

外公心底最深的擔憂就是,外婆不要他,或是外婆跟人跑了。

之前失智症比較嚴重時,動不動就懷疑外婆外面有男友,

就連阿姨打電話來,外婆跟她講得稍久一點,他就開始不爽,

如果這時再加上別的刺激,他就會拿出自稱打了馬上死的魔杖出來趕人,

大聲跟所謂的那個男人嗆聲:出來,我要打死你!

或者要我們這些小妖,馬上現形。

 

(哈哈 我會這麼喜歡神神怪怪的東西,也是有原因的。)

 

還記得去年也是這個時候,外公經常跑出去就忘記回家的路,

就算回來,嘴裡還是念著要回家。

當我在收看總冠軍戰第六場的時候,也就是當我被那兩個收錢的騙眼淚的時候,

其實我家正在上演神鬼傳奇,外公拿著兩根拐杖追著要打人,

外婆躲在我房間不敢出來,

我在電視機前面一邊流淚一邊加油一邊喊:爺爺,這裡沒有妖怪啦!

唉,原來我們全家都有入戲的天賦。

 

後來多虧小姨的說故事療法兼老鄉策略,外公的疑心病比較不常發作,

這兩天睡覺都要外婆在旁邊陪他,還得握住他的手......

乖唷! 要趕快睡覺唷!

你是我兒子,還是先生? 先生啦! 是不是,我在你旁邊唷。

外婆不斷重複這些話,手痠了想放開,外公還會說:你不愛我了。

ㄟ,怎麼會不愛你,你抓很緊,我手很痛耶!

 

當外婆敘述這些情節時,她笑得好開心。

不論人到了哪一個年紀,聽到心愛的人在乎他的愛,臉上都會泛起天真的笑靨吧!

雖然大多數時候,這位太太還是被煩到受不了,忍不住開罵,

然後外公就會忘記剛剛的甜言蜜語,嫌她是火雞婆。

哼,我是火雞婆,那你就是火雞公啦!!!!!

 

被嫌棄的時候,外婆瞬間變臉。

肖仔、老番癲、老到不能抓癢(台語)還要罵人......

半夜兩三點就不睡了,害我整晚都沒得睡,失眠又腰痠,兩邊屁股都抽痛,

還一直吵一直吵,不知在番啥!! 還說我火雞婆,他自己還不是一樣。

原來不管人到了哪一個年紀,一被在乎的人數落,就會變成海上女妖。

 

這就是真正的白頭偕老吧!!

有時放個閃光,有時要大吵一架,話不投機就冷戰三天三夜,

但是就算吵架,也依舊記得提醒對方要吃飯。

雖然沒有轟轟烈烈,愛起來也著實讓人累得像鬼一樣,

但要能擁有這樣的感情,不知道要修幾輩子的福呢!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每當外公言行舉止異常時,外婆就會當起驅魔神探。

 

安靜的夜裡,家人各自做著自己的事,連客廳電視都沒開,外公踩著蹣跚的步伐從房間晃到客廳,再自客廳巡回房間。

「咦,怪哉,人呢?」他突然發問,我們一頭霧水,「爺爺,我在這兒。」「爸,你要幹嘛?」如果聽到他叫喊,最好三到五分鐘之內給回應,否則老人家會以為他講的話沒人理了!如果讓他連叫十聲沒搭理,ㄟ,他就會開始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包括「賤貨、爛仔、我不要你了、完蛋了、要死了、共產黨、土匪頭子、我打死你……」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的聯想,族繁不及備載。

 

不過,有時候就算馬上衝到外公身邊,問他發生什麼事,還是會冷不防毛起來。

 

「咦,哪裡去了?剛剛旁邊站著兩個人。」望著明明就沒人的房間,他硬是說剛剛有人躺在他旁邊,還有人穿白衣服走過去。

 

(厚,剛剛是毛毛跳過去吧!哪有人呀!)

 

 

由於外公視力已經退化,我們其實不太清楚他到底還能看到多少,我們必須靠得很近,貼在他耳邊說話,他才會認出我們的身分。

 

因此,每次他說出「滿屋子人」、「河邊一群人搭船」或是他爸爸來看他之類的話,我們也無法分辨到底是真的「見到」影像,或是神智渙散的想像,還是路易體失智症的發作。不過,總是入戲很深的外婆,馬上會相信外公隨口叨念的「有鬼囉!」   

 

「阿彌陀佛,李XX(外公名)快回來!」

「阿彌陀佛,李XX快回來!」

「阿彌陀佛,李XX快回來!」

 

外婆訓練有素地對著外公低聲念了好幾遍「佛號」,只差沒學師公吐沫,或是亮出符咒,只希望那些她看不見的東西快點遠離。而且因為某次「施作」之後,收到奇效,外公焦躁的情緒因為有人理會而獲得紓解,不再堅持看到什麼,外婆從此信心大增,只要外公一有她無法理解的行為,她就會使出這個招數。

 

我跟阿姨先是一愣,接著大笑。外婆到底是怎麼想出這一招的?

 

其實,只要跟他說人走掉了,我們家的門是鎖好的,不會有壞人再來了。或是帶他再看一次房間,表示我們把壞人打跑了,會保護他。反正就是視情節鋪陳不同對話,搬演各種劇本,外公通常會點頭接受。

 

 

可是,就算每天朝夕相處,我們還是不知道他下一刻要玩什麼遊戲。

 

 

=============================================================

 

今天中午外公不想吃飯,硬是要外婆按住他的肩膀,讓他站起來。是的,不要人托牽或拉拔,而是要在被人壓住的情況下撐起身體(平時他需要別人拉一把才能站起來。)

 

「你這樣起不來啦!」

 「可以,你壓嘛。」

 

外婆笑出來,還說這是新型的(新玩法)。雖然再怎麼使力,兩腳就是撐不上來,外公卻依然要嘗試,最後還是外婆壓、表妹拉,才完成了一次站立。

 

「我要坐下。」

 

「我要起來。」

 

這款有如蘿蔔蹲的新遊戲大概反覆玩了五、六遍,外婆、表妹和我就輪流在客廳和飯桌之間跑壘,分飾壓肩手與牽托人,直到他玩累了,仰著頭打呼。

 

昨天外公上下一層樓梯花了半小時,每一步都艱難得讓人感傷。然而今天卻體力充沛,完全不用我們攙扶,自己在家裡繞了好幾圈。

 

他昨晚緊抓欄干的畫面還很鮮明,極緩慢地跨踏,即使將全身的力氣都耗在攀爬,他還是沒有辦法安穩地往下踏一個階梯。

 

沒想到他小睡醒來,竟然說他要去高雄吃喜酒。

 

下午兩點鐘,秋天的艷陽也是很可怕。

 

一開始,外婆並沒有理他,不過他的天空之城啟動了就一定要破關才能停止。

 

 

「快點」「來不及了」「時間到了」「製酒的那家娶媳婦」……

 

 

「阿彌陀佛,李XX快回來!」

「阿彌陀佛,李XX快回來!」

「阿彌陀佛,李XX快回來!」

 

外婆果然又開始施法,而此時我正好讀到中國醫療史中的「咒禁療法」,法術的神奇作用,通常透過「呼其名」而實現,孫思邈的《千金翼方》載有〈禁經〉,即有乞求一切神靈相助的療法。這一刻,我猛然感覺到古今的無縫接軌,學術果然源於生活,人面對原始的恐懼還是會採取原始的做法,不能瞭解古人的恐懼,就無法體會那個世界面臨的狀況,而我家客廳這種情況,對外婆來說,念一聲「阿彌陀佛」,是她最有自信的療癒方式。

 

這回法術失靈,外公說什麼都要出去。他看見我去牽他,還幫他戴上外出的棒球帽時,他還說「不帶我去沒關係,我還有個外孫。」

 

於是,我跟外婆帶他去村子對面的雙和醫院地下街,吃了一碗皮蛋素肉粥再回來。

 

闖關成功。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