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累到全身發痠,眼睛快睜不開,喉嚨乾癢似有燒聲之虞,仍想為今日的[衝現場]寫些什麼。

 

在一座城市裡,有一支自己挺的球隊是幸福的。

但耽溺了多年經歷了最深的黑暗和最神奇的逆襲之後,回頭認真想想,也許迷上的是身為[迷]的感覺。

自發性的,覺得時間到了,好像應該就是,動身前往的時刻了。

沒有約定,因為應該到的都會在那裡,心照不宣。

短暫的、莫名的觸動,或許可以是一個阻殺、一次跑壘、一支安打、一個飛撲、一個場邊的加油熟面孔激動地喊了一聲殺,於是陷入群情激昂之中,紛雜的訊息融成一種護衛的聲音,此刻,吾等同盟。

 

有人頭綁布巾,額頭亮了一個醒目的勝字;

 

有人嘴吹氣笛手打鈴鼓,不響破你耳膜不罷休;

 

有人總是戴著鋼鐵人的面具,繪製各式口號與海報,儼然是看台上的一方霸主,引領著眾關將們奮勇吶喊,他的驕傲來自於他如此豪情地愛著一支球隊;

 

有人互乾台啤,遙敬天邊一輪皓月,只因為相信傳說中只要奉酒祭拜球場的地基主,就會有好事降臨;

 

有人揮舞大旗,旗幟上的23兩字總在主角登場的音樂聲起時盡責地揚起.....於是你想,有一面屬於他個人的旗在那立著,所有的人喊著他的名,期盼都落到了他的肩上,一好球,沒關係,選喜歡的球再打,二好球,啊,界外可惜,第三球,呼,心揪了一下,是顆壞球,下一球....如果正巧這時他擊出了,球飛到外野,讚,落地了落地了,二壘安打!!那還能不瘋狂嗎? 沒辦法不折服的,不自覺地舉起了雙手,膜拜,看到了神。掌聲未歇,因傷沉寂多時的55此時上場代打,又是一陣歡騰,隨後他從不叫人失望地補了一擊,又一分回來。啊,秋夜何其舒爽,四周卻是沸騰,因為此刻,幾千人一起在這一瞬間看到神,人會上癮的,就算曾經有神墮落為魔,仍不可能放棄塑造下一尊神的機會,而他們一清二楚,有人的存在才能造就神話,若諸有情不在於世,一切煙消雲散。

一個晚上,有時遇到神,有時看到鬼,有時上天堂,有時下地獄。有時被惡鬼爛纏,最後一刻才飛天入雲霄,有時整晚都在空中飄,看似穩了穩了,卻倒頭栽入火坑。

慶幸這一晚,神佛護體。

散場。

終究得回到人間。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天五夜充實的日本和歌山、伊勢及奈良之旅,有幸在兩個颱風的遲滯之間順利成行及歸來,不得不感謝神佛的庇佑,讓我們這團香客得以一間不漏地參訪完所有的佛寺與神宮,而且還是全員淨空的神聖空間!既然有天公相疼,我當然也必須很阿莎力地掏錢給祈願所——凡走過必買下御守,凡遇廟必入內參拜,一種試圖以人間的有形交換天界的無形的方式,並相信世間冥冥中有股力量左右著某些萍水相逢或相知相惜。

團體旅行就是一種短暫與凡常隔離的形式,將時間和空間濃縮凝結於一方界土與一撮人際之間:必須坐在同一部遊覽車內呼吸相同的空氣、飲用相同的餐點、觀看相同的風景,以及笑同一個笑話,於是,同團的人是否合tone,也就成為遊興是否盎然的關鍵。

~~以上是不知道為甚麼要寫這麼長的前言。

總之,其實是當事人R小姐興致勃勃地要求我將她在這幾天發生的糗事詳盡寫出﹙這種要求真是出人意表,在下無論如何必須欣然從命﹚,我也擔心如果現在不寫,下次再一起出國時,她又會是一個「全新」的人:將所有應該注意的事項全部忘光,包括不知護照要隨身攜帶、昆蟲天生具有趨光性、喝咖啡不要穿白褲子,以及登山別抹有香味的東西,如護手霜,容易引來吸血蒼蠅之類的生物......

為了避免岔題,那,我長話短說好了 事情要從桃園國際機場談起,在等候托運行李的空檔(因南瑪都颱風過境,前一天許多班機延宕,加上我們一團47人,真的等很久。R小姐很開懷地去漢堡王買早餐,當然她也很好心地幫我帶一份,於是我們就一邊聊天一邊吃早餐,這時她手中的咖啡突然湧起作畫的衝動,正好底下有雪白的布面可供揮灑,於是一滴、兩滴、三滴,國畫山水圖中的暈染效果即刻在眼前顯現。

「啊,我的白褲子。」有人慘叫一聲,旁人馬上遞上濕紙巾,只是她一面擦,咖啡一面染,看似欲停筆時,又來個即興之一滴,想必這杯咖啡戀上了潑墨的快感,終於L同學看不下去,主動幫她hold著,但沒想到,等她終於好不容易擦掉淡棕色澤,一接回杯子,立刻又落下一捺,唉,沒救了。

連帶害我惶恐地轉頭觀望我手中的那一杯,嗯,幸好滴水不漏。

這真的是人的關係。

 

 金龜子事件

約莫是第三天晚上,我們住進伊勢志摩的一家溫泉旅館,R與L同房,一進去她們就感覺房間有股很重的霉味,但因為沒有即時告知,等到真的受不了時已經是泡完溫泉回來,浴巾、廁所的甚麼都用過了,不好意思再要求更房,只好勉強待著。為了趕走滿室臭氣,索性關掉冷氣,開窗讓風流通,這一招初步奏效,沒那麼臭了,於是關燈,睡覺。

L同學很快進入夢鄉,獨自醒著的R輾轉難眠,大概是滑頭鬼、友人帳、蟲師之類的卡通看太多,窗外飄進來恐懼的味道。

「要不要去開燈呢」

「可是這樣別人就知道我很害怕」

「還是開燈好了。」

「嗯,就這樣睡試試看。」

「不行,還是去開燈吧!」

我猜想應該是用掉拔完一朵花瓣的時間,她終於決定開燈。

 好啦,終於可以睡了呢!以為可以安心睡去的時候,耳邊傳了昆蟲翅膀猛烈振動的聲音,天啊,是金龜子,而且是攜帶強力馬達的金龜子飛了進來!

是的,昆蟲有趨光性。之前已經有一隻蚱蜢闖入了,如果持續讓窗開著,讓燈亮著,不知道接下來飛進來的會是甚麼東西。

 L同學也被「振」醒,她無法理解為甚麼睡到一半房間燈全亮?(R說昏黃的燈光更可怕),還有這麼大隻的金龜子飛入……

 

第二天車上R同學一臉沒睡飽,卻又看似頗為得意地跟我陳述了這件事。「我昨天晚上很忙。」(忙著開燈關燈,忙著趕蟲,忙著害怕,然後忘記她出國前才去我家對面大廟求了平安符)

 於是我向一直以來都懷著好脾氣「逆來順受」的L同學探口風,她只淡淡說了ㄧ句:「蚱蜢已經很誇張了,竟然還有金龜子!」據說後來兩人還是關窗開冷氣,因為看似沉沉入睡的L其實早已滿頭大汗。

 

 傳說中的防蚊液

早在打包行李的時候R小姐就非常雀躍地提醒我要記得帶防蚊液,順便炫耀她買了一罐看起來很厲害的防蚊液,所以我一直記得她買了這個「配備」。

等真正到了日本,第一天寺院很清靜,沒蚊子;第二天奧之院很神聖,蚊子不敢去;第三天、第四天因為塔拉斯的關係,風雨一陣一陣,蚊子忙著躲雨。除了走熊野古道時,團中有人(包括R小姐)被吸血蒼蠅叮咬,否則沒聽說蚊蟲侵襲,所以大家也都沒有塗抹防蚊液的習慣。

不料,第五天早上,無雨,空氣又非常清新,我們又是清早第一批訪客,於是飢餓了很久的蚊子就瘋狂覓食,逛完唐招提寺,不少人的大腿小腿都被小黑蚊下了麵疙瘩,又紅又癢,我的小腿也出現四、五個包(恰巧就這天穿短褲),就在我向L同學借了香茅膏正在抹時,某人想起她有帶一罐很厲害的防蚊液。

「啊,可是我放在行李箱內,可能要請司機開下層車箱」她很熱心地跑去跟司機比手畫腳,示意請他開車箱。 人很好、頭腦也很清醒的司機伯伯很鎮定地點頭又搖手,表示他知道我們的意思,但是.........妳們的行李全都放在旅館裡,開車箱有甚麼用呢?(不知他有沒有在心裡暗笑)

 就在R同學還在想辦法要開車箱時,我們會意過來,車箱內沒有行李啦!連兩天都住同一家飯店,早上並沒有將行李拉上車呀 !

「啊!」地上沒洞可以鑽。

於是,那罐很厲害的防蚊液,還是只能成為傳說,我從頭到尾沒看過它的影子。

其實還有掉傘事件、罰金事件、一罐啤酒變蝦球事件,還有還有....某人總是將護照放在行李箱,第五天有個歷史資料館讓我們憑護照免費進場,然而落單又沒帶護照的她,最後竟然還是入場了。

「你沒帶護照!? 那你怎麼進去?」

我....就跟入口查票的人說,我跟他們是一國的(手指),護照沒帶到,拜託他們讓我進去  

顧及當事人的形象,更詳盡的部分,還是……由她親自爆料好了 如果這次旅行少了她,我跟L同學應該會很沙必西吧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