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宮無心插柳栽出的櫻花林,火速成為北台灣賞櫻熱門景點。

話說,今年也太瘋櫻花了。

 


 


 

前情提要:

阿姨蛙花花與蛙母、蛙夫在上周非假日的某天跑去淡水天元宮賞櫻花,並隨意將櫻花綻放的照片發布於蛙花花FB上,干擾一般上班族工作,未料,又毫不節制地在這個上班族疲累返家時,肆意散播蛙花花賞花手繪日誌,就在連續熬夜多日,不忍卒睹之際,蛙花花還嗆聲:真的不騙妳,真的非常好看,連阿嬤都看到忘記走路屁股會痠,還爬坡哩!

天元宮,來啊!

終於等到機會,假借研討會之名,行同學會之實,再以威脅利誘的方式將從台中、新竹趕來台北「求知」的幾位同學,綁架上山吹冷風,趕搭淡水無極天元宮颯枯拉體驗熱潮。

春雨(日文[冬粉]) 連日落個不停,台北這周又照例在假日漏水,聽說又來個下探九度的低溫,真冷,但絕不能穿羽絨衣(不知為何逞強?),就算氣候異常也不能喪失季節應有的堅持!(神經病?)~~其實是前一天在溫暖的室內才豪氣地跟正準備搭車北上的R說:

還好啦!沒有冬天那麼冷啦!羽絨衣,開玩笑,連毛衣都用不上……  

結果,她果然冷到一出淡水捷運站就去買圍巾,而我還在一旁好強地說,我也沒有穿很多啊!(數一數,好像穿了四件,只是真的沒有毛衣和羽絨衣喔!)

整裝完畢,在淡水的茫茫細雨間,依循著周末旅遊版的指示,上山。

當人潮被一車一車載運上山,為搶時間而攔小黃的我們也不甘示弱地融入群眾的網路連線裡,當花季開始,全世界的臉書都比蜜蜂還早知道,就在我們上傳一張張pink images的當刻,櫻花瞬間嬌媚地以毀滅的姿態攻占親友的視窗,啊,櫻花開了,一樹的紅粉,一地溼透的春泥,一山頭爭奇鬥豔的傘,一顆顆蠢蠢欲動正待獵豔的心,於是每一朵花面前都有一顆鏡頭:HTCiphonesamsungNokiasony ericsson……,或是NikonCanonPanasonicolympus與其說是賞花,倒不如說是去測試現代3C產品的極限:

鏡頭可以拉得多遠?要鎖定小花模式還是拉開拍全景?

智慧型手機也能拍出單眼的效果!

如何穿過雨縫,抓那一瞬間按下快門,卻又不讓鏡頭淋溼!

雙鏡頭手機啟動自拍模式~~這人、這花、這廟可都要一起入鏡!

每一張照片可都是在人影摩娑間搶時間換來的。

唉呀,還有傘,一手舉高一手抓緊相機,手臂夾緊手提包,手機在包裡standby,隨時可取出抓景上傳FB,同時間得抬頭低頭前仰或彎腰,兩腳還得適時踩交換步,現代人賞花原來需要具備高難度折腰能力。

耳邊嘖嘖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總有人不小心擋到了誰的花,而他可能正在努力不懈地對焦;總有人不小心取景取得太久,於是聽到身後有人碎念:他還要拍多久

這對話相當熟悉啊!上個月去華山藝文特區看妖怪似乎也……也有人在妖怪面前說過這句話,或許,人對花、對妖都有相同的執著,總之,抱著一定要拍到的決心,乃現代遊客務必具備的基本功!

當然,還是有人一邊穿越一邊歹勢,簡直不知如何自處,於是快步遠離人口密集區,直奔孤芳無人賞的某株開得不甚茂盛的小櫻旁,或是,轉頭看其實也爆開了的杜鵑與山茶花,或是,兩側石頭上蔓生的青苔與野草亦美,它們與枝椏上密布的吉野櫻,淋同一場雨,飲同一款露水,也都好好地活著。

 

繞了一圈,一行五人只剩三人還聚在一起;其實,一抵達天元宮,大夥兒就各自被不同的花神給召喚走了,所以遊罷回車才發現,不僅我們五個人沒合照,也忘了拍任何一張可證明「到此一遊」的照片呢。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