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電影羅馬浴場裡,阿部寬被時空排水孔吸到現代日本澡堂,偉大的羅馬帝國建築師瞬間被扁臉族征服,從塑膠盆、洗髮帽、捲筒衛生紙、按壓式沐浴乳、水龍頭、置衣籃、果汁牛奶到免治馬桶.....他一樣一樣帶回古代,於是出現了奴隸演奏音樂、備好水柱stand by,共同輔佐皇帝如廁的古toto便所,笑翻好幾輪無事閑坐電影院的現代人。

馬桶這個梗,百用不膩,大抵穿梭時空五百或一千年而來的人,一定會先鬧幾個廁所的笑話,將馬桶充當臉盆或取水口,再者被發熱又有風的電器嚇得以為遇到妖怪之類的,我們經常假設古人接觸現代文明一定會瞠目結舌佩服得五體投地,現在,推薦加入[消防灑水頭]這項道具,絕對會讓遠代而來的人臣服~~焚香,青煙冉冉上升,老天立刻降下甘霖,啊,敢情是燒錯香了,演變成洪水泥流.....

我大概活錯年代了。

身為一個二十世紀中後出生的人,怎麼會想去「轉」消防灑水頭呢?

先將畫面帶到這次案件的主角上,噹噹噹噹!

還真難為它了,這麼微小的環結,得承受萬馬奔騰的壓力。

 兇手丟是伊

請師傅裝修後回復的樣子,聽說這叫美觀型消防灑水頭

我完全沒有居住在現代大樓的人類應有的概念,像是剛從古時候(明代好了,跟徐試可混得比較久)來的人,聽說那時流行理學,以心為用,於是以為萬變不離其宗,徒手之勞便可一勞永逸,遂換得了現在得晝夜不休除濕、吹風、拜太陽兼跪求牆壁別太營養的下場。(真的沒什麼好吃的,癌細胞別誤上賊船)

在工地主任的循循解說之下,才了解那個接頭若是「轉」得動,就是壞了,這東西根本是卡緊的,可能是本來瑕疵、內部日久鬆脫或曾被撞歪之類的總總假設,反正無法對証,那殘骸僅看得出一件事~~它是壞的,之前會漏水就是警訊,若不處理日後也有可能趁人不注意時爆開。雖然他表示,按常理來說,這種機率不太大啦!

但我不小心上網google了關鍵字,發現還真有人是無人在家時發生慘案,那接頭承受不住水壓,只好棄守讓水神出來開嘉年華會,而那水量與受害程度,就不是我這區區十分鐘水舞可比擬的了。

洪水和瀑布來不及入鏡,只有風平浪靜之後的照片

水神打通關的能力實在太強了,那麼短短幾分鐘就滲透每個接縫點,條條水路通家具,濕遍天下無敵手,尤其是木製品好像是枯槁太久都已經是前世了還不忘欣欣向榮,一沾上水就抱住猛吸,但吸了不會長高只會變形(或長香菇),於是,我還得想盡辦法逼它們把水吐出來,催吐期間還發現木書架好幾次偷偷把水藏在腳底,沙發則藏在膝蓋裡,腳踏車也藏了兩滴在指甲縫,至於木地板,我想大概藏了一肚子,不知道我的風扇報紙胃導管引流法能不能將水給導出來,地板啊,我想你也不想開刀是吧! 乖乖把水吐出來吧! 我....我求你了。(別逼我打洞,雖然專家小牛給了這項讓姨丈頻頻稱讚的建議)

值得慶幸的是,幸好這次水還沒敬到這一桌,插座躲過醉酒的危險。

 

遇問題長知識,家有消防灑水系統的朋友,請千萬記得這慘痛的教訓啊。

網路上有許多案例更驚心,甚至還有純裝飾用的灑水設備(省水錢?),只是架設好但是並未開水,完全沒有消防的作用,等到要消防安檢時才突然打開,於是年久失修的、本來就有問題的接頭一時承受不住水壓而爆開,諸如此類,衍生許多官司、糾紛和沒完沒了的修補問題。

日常,有太多東西從來不曾搞懂,可是卻坦然無礙地用之多年,一點問題也沒有,反正沒有人能懂所有的知識、原理、構造,只要有方法會用就好,不用知道消防設備如何在一棟大樓裡裝設運轉的機制,不用知道電梯利用什麼道理升降,不用知道手機為何可以有智慧,不用知道薄薄的方框裡為何有人在動、在對你說話,我們以為的理所當然,其實完全不知其所以然,但都一個一個活這麼大了,輕盈地踏上手扶梯電梯,輕盈地搭上捷運高鐵,完全不曾擔心受怕,就像兩歲小孩抓起iphone自然會滑出一隻隻憤怒鳥一樣,不需要知道為什麼,但是,八十歲老人上下手扶梯前會先停住兩秒,抓緊扶手(或孫女的手),左右張望,試探性地伸腳害怕踏板跑得比他的腳步還快,然後真的要跨出去時,左手會死命拉住孫女,讓她想起兒時拉住朋友闖鬼屋的經歷,這讓我經常想像「未來」恐怕會進步到自己年老時會直接放棄出門的打算,不知會是史蒂芬史匹柏的科幻電影還是史蒂芬金的恐怖小說?

人類的腳步總是太快,地球搞不好會嚇得決定自己先倒轉回去。

換現代人回到古代,回到一個沒有水龍頭的世界?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芥末日還沒到,連日陰雨的台北也終於在晚間稍稍緩息,我卻和水搏鬥了整個晚上......

 

兩星期前就注意到,房間天花板消防灑水設備的地方有滴水現象,那位置恰巧是床的左下側,

一個不太會偏躺滾挪到的地方,所以並不清楚它實際上到底花了多長的時間模仿鐘乳石,

挺像是齋場御嶽三角岩外那個滴聖水的乳石,經常凝成一滴二滴,將床單那個角落渲成了花,

而床單本來就是花的,是以凡俗若我身,沒料到那兒累積了一整個天花板的積怨,等待某天的傾盆而下。

今日見陽台外的芙蓉草略顯頹圮,應是一種徵兆,早該查覺的,真是!

但我沒有,當那天起床順手抓起亂扔在床左下側的外套發現領口微濕時,並沒有料想到這一日的到來。

一出門,領口的水痕被風乾的瞬間,像鬼的警覺心也馬上魂飛魄散。

前幾天,終於發現擱在那兒的小毯子上滾著晶瑩的水珠....水珠!?

天花板漏水了嗎? 現代大樓最折磨死人的麻煩事難道落到我的頭上,頭上的夾層難到是一片汪洋?

抬頭才發現消防灑水閥上透著濕氣,頗冰冷,上有剛成形的水珠一顆,

hi! 它打了聲招呼,然後興高采烈地滑下,毫不在乎我的心情,簡直放肆。

以被毯濡濕的範圍,猜測大概久久來個一滴 (30分鐘或更久,是在做冰滴咖啡嗎?),

執著而重複滲成完美的圓形,這圓從那一刻起滑進我的思緒.....

我仔細觀察家中每一個消防灑水閥,大都乾爽舒適安樂好眠,就只有房間對著床的這隻彆拗又詭異,

是垂淚飲泣還是黯然神傷? 身為我家的消防灑水閥有必要這麼哀怨嗎?

但它在那空中哭,我還是很難不去管它,先是試圖將之栓緊,

移床,於木板(恰巧又是和室地板)上墊抹布以實驗是否能成功安撫,

似乎有那麼一點作用,因為一個晚上好像只有那麼一滴,全乾的抹布僅有微微濕不到潤的程度。

我這個人就有點好強孤僻不信邪不求助,以為是下雨的關係,過幾天就好了,天晴了就好了,

抹布依舊墊著,我期待隔幾日回來,問題自動解決。

 

但沒有,就在我發現它仍哭鬧不休,浸濕了半塊布時,真的覺得怒火攻心,

那小閥上一滴水珠依舊掛得那麼坦然,於是我拿起抹布想...栓得更緊?包起來?堵住?

瞬間,它鬼哭神號簡直驚天動地,如萬馬奔騰之勢啪啪啪襲得我以為遇到了船難,

沒想到第一次用萬馬奔騰這個詞是用在形容我房間的出水量,

那馬就像李安電影裡的狐蒙在五分鐘之內竄爬鋪滿我屋子的每一吋角落,

臥室、客廳、書房、地毯、床墊、書櫃、墊子、沙發.......

[這...不是真的吧?][我在作夢嗎?]

我全身濕透,看著水柱嘩啦嘩啦流洩,將天花板的燈具沖打得天旋地轉,

山崩、土石流、從天而降的大洪水、偵探小說中的慣用殺人手法~~密室灌水

那水快到我完全無法冷靜思考,首先要把水堵住,水電、水電...

第一通電話撥給熟識的水電行老闆,順道再按下對講機請大樓管理員上來幫忙,

那通電話,對方應該以為我快淹死了或督到肖仔,

(我的確是肖仔,一個靈魂緊張得四處求救,一個靈魂在旁邊看戲...

啊!原來這就是衝突啊,料想不到的場景正好測試一個人危難時懷著甚麼思緒)

 

當時,我無法清楚解釋自己是誰,無法說出這棟大樓的名稱、地址,無法組織完整的句子

只能說:[曾請你來幫忙裝過燈,消防灑水閥大爆炸,淹水了,怎麼把水關掉!?]

還好,他夠冷靜,理解狀態後要我馬上連絡管理單位,消防設備的器材這塊他處理不來,

先找到開關把水止住要緊,而我竟也恢復理智地向他道謝,[不好意思,打擾了]

 

神智恢復之後第一件事,我去搶救放在地上的三箱書

我真的沒有看到棉被、枕頭、檯燈、抱枕、床墊、電扇、冰箱和其他所有的東西

只看到裝著書的箱子碰到水了,好險,來得及,只有底部幾本弄濕了

救完書才看到電扇已經擱淺,淹大水了,真的,我可以看見波浪

這時我還在慶幸好在家徒四壁,沒電視沒音響沒任何貴重珍稀的家具,

唯一可惜的是那一床算得上是我家貴重家具的蠶絲被。

 

管理員上來了,他完全傻眼,13樓出現的海景大概一時很難與真實世界連結,

只一個女人在裡頭衝來滑去,不時做出差點仆水的姿勢,反覆地問:水要怎麼關掉?

 

 

不巧,他是代班的!!!!!

不知道怎麼關水,不知道總水閥在哪,不知道消防設施該如何停止,

大樓主委下班了,一個該知道的電話都沒有...

好吧!自己來,水電行老闆說水閥通常設在樓梯兩側。

果然有,向上一轉,滑回來見水勢趨小,趕緊找水桶接住那個水洞,

這才發現水量大得誇張,十秒之內裝滿水,媽呀! 這一晚我家到底灌進多少水?

好在對面鄰居遞上建設公司名片,接通之後不久負責消防工程的先生就來了,

他一來,馬上去地下室關閉我這樓層的灑水裝飾,大雨,總算停了。

救命恩人啊! (還好心地幫我拔掉冰箱的插頭,提著吸水掃把、借來好神拖)

 

環顧四周,我來到水鄉澤國,這是湘君亦或湘夫人大駕光臨嗎?

[夭壽唷! 高樓哪也淹大水啦! 規間都淹到喔。]

喔,另一組救星駕到,外婆、小姨和姨丈以一付擅長治水的大禹姿態闖了進來

開關先拔掉,東西先般開,能搶救的先救,找出地勢最低的地方,用畚箕接力掃水....

以外婆家十數年資歷豐富的淹水掃水經驗,他們不到一個小時就將汪洋大海變成沙灘,

再用一個小時將沙灘地回復為光潔的白磁磚地板,我看到神了。

同時還以最快速度清運了確定已經無法繼續使用的兩個床墊及相關垃圾......

阿姨還順道將三箱先前搶救下來的書拿出來放在書架上,排列整齊。

姨丈則是跑了兩趟,分別去買畚箕和報紙.......

外婆,負責說話,讓我在恍神的情緒中回到現實,

雖然我一度想把所有浸水的東西都扔掉,然後心想做大水進大財,明天應該買樂透。

 

一切稍定,才發現自己渾身濕透,滿臉泥痕 (土石流絕不是唬人的),災民樣貌。

眼前則是浩劫過後,大地一片新生。

 

再來是靜置、清洗、擦理櫥櫃隙縫、鋪報紙、開窗通風,將濕透的被單、棉被、床墊一一脫水,

靜待明日處理。

 

前一刻我在水裡,這一瞬我在桌前,

哪一個,都不像真的。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