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無法閒聊 或無目的亂聊?

寫論文寫到一個階段,開始陷入無聊無奈與無言以對的泥沼中,眼前的文字純粹是無意義的堆砌與裝飾,透過一連串自閉與誇大的實驗步驟,將某種習以為常的現象轉化為難解的符號,符號們排列組合成僅是排列組合的長篇大論,有趣的是人類的學術文明建立在詰屈聱牙之上,我想,真的得夠「無聊」,才有辦法打破前人的「無聊」,因為無聊才能胡思亂想,才能在眾多無聊的資料中,找到那麼一點可能「有聊」的線索。

無聊,代表自己無法與內心對話,代表生命的活力由躍動轉趨停滯,代表無止境的發呆與裝傻。

於是,我們在努力很久之後猛然抽離,驚覺歲月逝去的速度如此快速,驚覺曾經的熱誠僅是傻勁加上無知的催化,然後瞠目結舌,進退無據。

人類的腦子很容易斷定自己相信某種真理,用力地追尋生命每個階段曾經認定的目標,卻往往在努力到一半、甚至三分之二時,失去繼續努力的動能,而呆坐路旁,如同沒有靈魂的木偶,嘲笑自己追尋的目標原來僅是天邊一朵雲彩,風吹即散。

木偶永遠不可能變成真的小男孩,即使他遇到了藍仙女,人類永遠無法解答生命的意義,即使我們以為我們相信某種真理。

也許詩人總在最苦悶的時候,習慣性地叩問即將封印的心門,才能激盪出足以焚燬時空邊界的字句。我總會想到站在江邊的兩千多年前的楚國大夫,莫名地悲傷的臉,無助而抑鬱的生命,他有沒有仰天長嘆?天上的星子映照在身上的光,是他曾經存在的證據,或僅僅是無語的荒涼?

習慣性向前走的人類,往往在呆坐一會兒之後,選擇繼續向前跨步,因為抵達終點是上天賦與的宿命,如同時間的直線,我們只有前行與停止兩種選擇,也許夠幸福的人才有辦法短暫地坐下休息,思考起關於無聊的意義,大多數的人從未真正讓生命停滯,他們日以繼夜從不懈怠地迎著目標跑去,直到無法繼續前進,曾經停下的人,卻很幸運擁有了某段留白,就如同被停止使用的建築,因為荒廢而呈現了哀傷的美感。

真的很無聊,很無聊的題目,很無聊的寫作,很無聊的生活。

該悲哀或慶幸,在通過論文口試之前,我還是得繼續無聊下去,所以我應該繼續歡喜,歡喜因為過份的無聊而讓存在本身顯現了某種有聊的意義。

你永遠無法掌握自己的心,你不知道他會在哪個時候跳出來,無情地推翻曾經的信念。你也無法瞭解他律動的頻率,當他陷入莫名的哀愁,靈魂也只能跟著低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bergfish21 的頭像
icebergfish21

小魚兒的存書樓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