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想安靜,也只能安靜,心底掏半天掏不出一句話,在花前豔陽下,看蝶蜂採蜜。

桃李爭妍,櫻紅梅白,花樹年復一年盛開凋零,尋常山野,尋常節序,不為誰繽紛。

CIMG7644  

年初二,與父母漫步南庄容園谷,園裡有紛飛如粉雪的桃樹、紅豔得照亮藍天的山櫻花、白淨卻引蝶的李花與垂梅,以及每一朵都碩大飽滿的山茶花,還有飄散在空中濃郁到以為剛飲下桂花釀的桂花香,我們話說得少,各自選了樹下石上一角坐下,相伴花樹曬太陽,父親的髮竟也如梅李般璀璨如雪了,不太愛行遠路,母親身手依舊矯健,但晴空下得戴上墨鏡,護眼,就這麼一轉眼,他們已是可愛小孫女的阿公阿嬤了。我呢? 永遠是那個默默拍攝他們結伴同行身影的女兒,默默地享受著一種安心的幸福。

大概是山路難行,或是大家都回娘家了沒空到訪,此時園內幾乎只有我們三人身影,好像這世界暫時停滯,在落花的當下,偷得佛前五百年的凝視,與至親的深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bergfish21 的頭像
icebergfish21

小魚兒的存書樓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