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收到一枚錦天滿宮御守,實在太開心了,那種雀躍就像是巧克力控打開GODIVA,閃靈刷手走進高檔百貨,久利生公平拆開電視購物包裹,一瞬間,精神元氣全回來了,完全忘記今天是所謂的Blue Monday,通常是爆炸忙的星期一,尤其又聽到她說,這枚御守「交貨」時,不知為何獲得了社方的「加持」,更讓我興奮莫名。 (是以為遇見了陰陽師嗎?忘了問,他長得像野村萬齋嗎? 哈哈,總之關於御守,以及御守的周邊故事都會讓我失控就是了。)

 

忘情,應該是這一種情緒吧。

 

只有遇到真的喜歡的事物才會出現的無法自拔不可控至難以理解,這時埋藏在能劇面具底下的本性才會顯露,忘記自己需要節制,需要安靜,需要躲進一個平穩安然或淡泊無求的角色,但是,一旦眼前竄出一隻貓(特別是黑貓),跑出一間廟,點開一齣木村日劇,或是走來某個人(比方說,恰恰、周隊之類的),我的少女心就會剎那炸開,煙花奔騰升天,表演夜空套圈圈,內心花火節,極其貪戀啊,這是我難以超脫的戀物癖,不過除了毛毛,廟啊、日劇啊、野球啊,大抵只能欣賞無法擁有,如要說有什麼物質上的奢求,大概就是對書和御守懷有強烈的佔有慾,因此我極愛拜拜,每次去日本都像是去繞境(去台南,甚至連在台北的小旅行都是),路上發現任何一間不知名的小神社,或是台灣鄉間的土地神龕,都忍不住想停下來看一下,不知道何時養成了這種奇怪的執著,倒也不是非要祈求什麼,或是能獲得什麼神力庇護,就只是單純喜歡,上周無意間發現了日本御守介紹的網站,差點在電腦前尖叫,好像看到了花花的全壘打一樣,腦海中神社之旅的五円路線隱約浮現......。

http://omairibiyori.com/index.html

 

晚上,飯後與表妹閒聊攀談之際,她突然盯著手機螢幕大喊:「姊,這件衣服現在有香檳橘紅,也有杏色,妳看我要買哪一件啦!」下午沒搶到的那件讓她砰然心動的限量粉色洋裝,晚間突然又推出新的色系,她高興得跳叫了起來,抓著手機連問我、阿姨和阿嬤,這件好看嗎?OK嗎? 「下午沒買到不是很後悔嗎?趕快下單。」「對對對,耶,我買到了。」喔,衣服是她的御守,然後我想起阿姨前幾天得意炫耀她在露天拍賣標到「熱風機」和「纏線器」時的愉悅神情,沒錯,我們都是人,都是一家人。

 

 

 

錦天滿宮御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bergfish21 的頭像
icebergfish21

小魚兒的存書樓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