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內第二度來到蘇澳,上回是白天,剛好遇到神明隊伍來廟進香,鞭炮熱絡相迎,見一女乩身舞罡步過火陣,媽祖宮信眾忙上忙下,待客是不能怠慢的,僅管只是途經,也感染了歡愉,尤其正午市集人聲鼎沸,魚獲乾料伴手土產,成列的名產店,昭告這裡是一處景點,當時我感興趣的是漁船,靠岸的正在休憩的或有人或無人在的船隻,是這灣小港的原力,有出航的時刻,才有返歸的豐收。

IMAG8924.jpg

此次夜宿日新大飯店改裝的文青風旅店The New Days,感受的是漁村的僻靜,海鮮餐廳晚上八點後一間一間熄了燈,遊客們離開了,街路漸次暗下,當白日的熱煙散去,神明也睡了,村民與海的真實面貌其實是無法窺探的,何況我們沾醬式的停留,本不預期足夠有理解的能力,倒是一進旅店就發現櫃檯後方、二樓閱覽室書架上,隨處可見很面熟的《南方澳大戲院興亡史》,該說親切呢還是感嘆......(印刻真是無所不在,驚!),而我竟然真的坐下來看起這本書,直面邱坤良筆下醇厚或俗獷的討海人日常營生,這就是所謂的臨場感吧(真開心這是一間沒有電視機的旅館),再加上隨手google得知,The New Days即南方澳大戲院的原址,當下真是感謝Rummi同學的慧眼識居所,The New Days 和前不久才造訪的嘉義承億輕旅,都具備一種造夢感,暫時,你可以把自己放進一個無印良品的世界裡,乾淨、無染,一切離現實那樣遠,而你擁有的,不過就是一袋行囊,一床被,一盞燈,以及一本書

IMAG8932.jpg
IMAG8951.jpg

周末晚間八點半,三樓極簡風格的試聽空間還會播映南方澳的紀錄片,漁村的故事,昏黃的克難的擁擠的船艙、外籍漁工的臥舖生活、船長的手帳、等待漁船歸來的討海人妻子的人生......在叨叨絮絮的引擎聲和漁獲的吆喝之中,我塌陷在懶骨頭裡睡著了。(忘了背負的一切吧,寂然的小村,吸收了暗夜的眠夢。)

天涯海角,好像就是躲到了陸地的邊沿,沒路了,只好停下來,是有盡頭的,那是你必須承認的界線,再過去,就是航行了,或許是遠方,那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渴望把自己放逐。

南方澳說靜也不盡然,還是有隱隱約約細瑣的機械作業聲、雨聲,透過窗沿灌入的還有冷風,還是鑽入被窩,好好地休息吧。

凌晨時分漁人的工時應該就啟動了。


IMAG896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cebergfish21 的頭像
icebergfish21

小魚兒的存書樓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