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無法入眠的爺爺呆坐在客廳,搖晃著,嘆息著,

一聲又一聲,哎呀,哎呀,哎呀....

令人尷尬的尿管接著尿袋掛在一旁,透明的軟管無時不刻警醒著人體的代謝,

面對蒼老,那一根細管傾訴著無能為力的卑微,肉身如斯脆弱,

突兀的裝置是續命的保固,也是嘲諷,

生命就擱在無言的空氣裡,迴盪著分分秒秒的隱忍與不適,

不知如何敘說,只好低吟,

來來回回,客廳到房間,房間到客廳,

睡了又醒,醒了再睡,不睡不醒,半睡半醒....

而照顧者僅能給水、奉食,遞上補充鉀的柳橙汁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