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時分,漆黑的天空一輪明月透著薄光,斜照而下,穿越幾兆億光年的深邃,落在竹林圍起的小池上,那光是釣魚人唯一的陪伴,風起,整座山頭寂靜無聲。

 

他半蹲坐在一顆石上,叼著菸,輕輕握著釣竿,一派閒散地等待著,彷彿此時仍是陽光遍灑的午後。

 

「咕嚕咕嚕……」突然,池面湧起幾波漣漪,從水底幽幽地嘆出一聲,似鬼如妖的輕語。

 

喲!是魚上鉤了嗎?「喀嚕喀嚕……」用力扯了兩下,不像是吃餌了啊,可是那莫名奇妙的聲響卻越來越大,月光被攪動成稀微的藍靛色,整排的青竹似乎也顫動著,看來,是遇鬼了

 

「我釣我的魚,你做你的仙,我沒害你,你也別害我,若是打擾到你,算我失禮,魚釣到我就走,麥嘎你妨礙到。」

 

他嘴唇沒抖,臉也沒慌,只是失望地嘆氣,今天又得空手而回,明天沒有魚生加菜了,緩緩地收拾釣具,離開山林。

 

回到村裡後,他提醒小孩和幾位朋友,最近沒事千萬別去山裡,尤其不要去池子玩水,順便把當晚見到的景象說了一遍,結果,沒過幾天,真的有人溺斃在那池塘中,釣魚人的訴說,成為一則民間傳奇故事。

 

 

不曉得其中有沒有加料或改編,他十二個子女中,有個孩子深深地把這個見聞烙進腦海,多麼鎮定勇敢啊!深夜遇鬼都能泰然自若,有為者亦若是。

 

他完全遺傳了父親的大膽和正氣,反正行得正、做得直,對於幽冥生死之事,大可不必太過驚懼,即使在外頭玩得太晚,錯過回家時間,墳墓堆也睡得著啦

 

「哪像你們這麼沒膽?我小時候都在山裡跑來跑去,晚上在墳墓旁邊睡覺,看到鬼火一閃一閃,也沒在怕。」

 

他將熱水沖進茶壺裡,也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只是這個聲音是溫暖的,用記憶燙出的金黃色茶香,一飄,就回到了童年曾經的探險時光,若要認真計較起來,恐怕比美國的湯姆歷險記來得精彩。

「罕烈唷!」客家話是這麼形容他,不是普通的皮啊!

 

他是我爸爸,而那位半夜去釣魚的是我的阿公。

 

雖然這些故事我從小到大已經聽了幾百遍,而且我始終想不透,到底為什麼要半夜去池邊釣魚?又或者,為什麼其他地方不睡,你要跑去看鬼火?是跟現在年輕人到堤防邊看煙火一樣嗎?就算是幫家裡去鄰村批菜回來賣,也不用到墓地寄宿吧?

 

不過,我從來沒提出我的疑問,畢竟他對此可得意的很!每次講都維持同等的驕傲語氣,也著實令我相當敬佩,而且,這種裹上靈異傳奇的經歷,的確充滿想像的魅力,只要他不要把話題轉到不該轉的地方,我都非常樂意聽他講古。

 

貧窮、慘淡,連學費都付不起,多次被老師趕出教室,只能趴在窗戶邊偷聽;回到家,兄弟姊妹太多,父母根本無暇照顧,於是年紀大的帶年紀小的,騎上車就往山裡田邊跑,有一次帶四叔叔去海邊,不知要撿什麼,一時大意,兩人差一點被浪捲走,回來被打得半死,「不知死活的,做什麼帶弟弟去那種地方?」他還記得,當年被修理的慘況。

 

「你小叔還跑到豬圈去玩,人家當牛仔,他是去騎豬呢!」什麼?我腦中跳出驚嘆模式,且慢,這位叔叔現在是談吐斯文、滿腹學問的大學講師耶!OH,好大的反差,下次應該好好來訪問一下這些叔叔伯伯,看看他們小時候幹的豐功偉業。

 

他們是一群有點像是放養狀態長大的孩子,自己照顧自己,凡事都要闖,天大地大,既然沒什麼靠山,那就靠意志力與天一拼,但也許就是因為什麼都沒有,才特別能放膽吧!

 

冒險貪玩的心,是存在於本性中,一股不服輸而亟欲挑戰世界的念頭,什麼都想試,什麼都不怕,儘管有時會跌得滿身是傷,卻依然願意接受考驗。

 

雖然他現在年紀大了,身旁又有媽媽管著,行為舉止已經完全是個大人的樣子,保守、謹慎、想很多,總是擔心太多莫可預測的未來,但潛藏於心底的冒險意志,還是會不經意地蹦出來,例如,經常迷路,因為他總是不願意按照別人指示的方向走,不管繞幾次,他都覺得前面一定有路可以通,就算被兒女嘲笑,依然不改其志,就是會想闖闖看新的橋、新的走法。

 

雖然這種小事,已經無法跟他少年時代的輕狂相提並論,卻十分有趣啊!人生不就是因為冒險才能拓展出各種風貌嗎?我沒他和阿公那麼勇敢,至少我沒有半夜去深山探險的打算,但也算流著他們血液的孩子,所以才這麼任性而憨膽吧!

 

如果有一天,我遺失了那顆冒險貪玩的心,請一定要提醒我找回來,那是雋刻在骨子裡的傳承,我希望永遠永遠保有它。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