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前在計程車上聽到廣播介紹優人神鼓的最新戲碼...鄭和1433

有點好奇鼓怎麼打出航海家的傳奇

不過,比較讓人有興趣的是優人、唐美雲和羅伯‧威爾森的組合

跨界又跨界,看來應該是實驗性十足的衝撞,

所以,就買了票自己去看了。

 

去年魏海敏也跟羅伯‧威爾森合作,打造台灣的歐蘭朵,

可惜當時沒注意這則消息,否則我還是比較想看京戲怎麼玩歌劇...

 

傳統戲曲的底蘊,真的很美,

可是卻需要靜下心來看,否則也很容易進入夢鄉

今天....因為太累了,差一點點就恍神

如果精神好又夠專注的話,

鑼鼓一打,唱念一作,

人一瞬間就能穿越時空,回到屬於詩詞的世界。

 

看了1433之後,覺得東西古今之所以能結合

共同點應是[精準]兩字,

千錘百鍊才能成為藝術,所謂風華都是苦練來的,

傳統戲曲的鑼鼓點就是穩定舞台的力量,

而羅伯那種絕對精準的掌控性,讓情緒也變成了理性的節奏,

鼓聲與肢體的變化舞動,是全劇最有趣的地方了,

鄭和和他的朋友們,讓我想起南管戲,魁儡的動作和表情,

但由於記憶是片段式的呈現,所以整體感覺是用一種極其折磨的方式,

把鄭和的夢境和剪影,滲透進觀眾的腦波裡,

尤其是最後一幕,雖然舞台很美,像是進入了主角的潛意識,

但,真的很靜,沒吃晚餐又疲憊的我,也很想去海上夢遊一番。

看完戲,更累了......

 

還是很不習慣這種直接跳tone轉換的呈現模式,

很多地方還是卡的十分刻意,而且這樣的模式不一定要用來講鄭和的故事

以Jazz的調調吟誦唐詩宋詞,好像看到杜甫李白跳嘻哈,

很新鮮,但不免覺得怪,需要力氣消化。

 

不過,唐美雲真是滿厲害的,完全顛覆了過去歌仔戲的旋律,

擔任此劇敘說的主控,完全搶走了鄭和的鋒頭,

讓我中場休息,坐在沙發上啃麵包時,滿腦子都是將進酒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

說話的人,總是比較搶眼咩!

 

那個鳥人的叫聲也很引人注意,嘎 嘎 ,猛然一聽很像 看  看

(哈  很多高中生都笑了  以為聽到那個字)

長頸鹿也滿炫的,當時鄭和的船上真的有長頸鹿喔!!!???

那牠都吃什麼啊? 船上又沒冰箱,蔬果樹葉怎麼保存啊?

 

可是,鄭和跟鳥人什麼關係呢?

一開始那一幕,我還以為是在天廷,哈,乾冰太多了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