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贏球之後,我的生活也開始忙碌起來,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模式,還得調時差,所以一直沒時間抒發總冠軍的悸動,這可是不離不棄的亮黃色大夢呢!

 

現在是20101028凌晨,去年的這個時刻,我應該是兩眼紅腫地盯著電腦螢幕,因為假球新聞而驚嚇得無法入睡,仍猛力敲打著鍵盤與友人議論著心碎的事實,震驚、難過、心痛、憤恨,到最後我們似一群殺氣騰騰的暴民,總覺得得在口袋的某處存放著銳利的飛鏢,以方便他日遇見某些熟悉而可僧的身影,能夠咻地一擲,讓他們萬箭穿心。

 

我們是一群遭到背叛的球迷,其中糾結的情仇愛恨,非象迷無法體會。

 

我們也是一群傻到骨子裡的球迷,繼續支持的理由無解,沒有一起哭過就難以明白。

 

帶著這樣的心情開啟了新的球季,沒想到兄弟們卻也在今年從地獄爬到天堂。雖然恥辱還是在,但我們多麼渴望拿到一座總冠軍,以洗去漫身的塵埃,好向犯錯的球員宣誓:不好意思,我們真的可以馬上忘了「你」,喜新厭舊正好是球迷的特權!我們多麼希望以後可以不用再看到緯來播出二次三連霸的影片,因為榮耀已經被玷汙,唯有繼續創造新的價值,認真的球員才能理直氣壯地打棒球。

 

我比前兩年更渴望兄弟封王,奇怪的是,身旁的象迷朋友們也比前兩年更瘋狂。賽前搶票、搶車、搶飯店,越不被看好,就越覺得有希望,因為連神原教練都回來了。大家的主食都變成牛肉,連我也特地去家樂福買牛肉回家煎。(說真的,G1賽後品嘗現煎的牛排,真是無與倫比的美味!)

 

不過,沒想到賽後還得搶慶功宴的場地呀!

 

比賽開打之前,我們心神不寧、魂不守舍,早上不用鬧鐘就自動清醒,後來才知道這是登頂之前引發的擬高山症,怪不得大夥兒在那段時間都認為空氣中的含氧量降低了,全身肌肉也不由自主地痠疼起來,為了紓解緊繃感,每個人皆用盡方法試圖連絡天神,媽祖、趙子龍將軍、上帝、大天使以及各球場的地基主,可能都接過象迷mail至天庭的請求:拜請拜請,千萬要全力護持兄弟象呀!

 

我想,老天真的有聽到,否則三太子怎麼會公然地跳到三壘象迷區祈福呢?

 

 

不過任憑我們之前怎麼作夢,都沒想過可以直落四!但也因為不斷延賽,第四戰硬是拖到了星期六才開打,讓我陷入情義兩難的局面,比賽時間恰好與好友婚禮重疊,我早已答應友人一定出席喜宴,卻只能做個見球忘友的人。(Sorry,新娘子我真的得趕去那魂牽夢縈的地方呀!)

 

但為了親手送上祝福,只好先到信義區送禮,再十萬火急地飆往新莊。兩地相隔遙遠,前一晚google了好幾種路線,就是擔心被周末傍晚的車潮塞在路上,沿途手機響個不停,每通都是報戰況的,1:01:31:5…,越報我心越急,還有朋友直接「恐嚇」:「快去啦!要拋了、要拋了。」結果越急反而越慢,司機竟然放我在外野周邊的公園下車,害我得多踩十多分鐘的跟鞋,進場時已經六局下,而友人們早就high到茫了,幸好,我還趕得及拋彩帶,而且葉君璋硬是打下第六分,讓我親眼見證冠軍賽的黃海歡騰。

 

九局上,這輩子最接近總冠軍的時刻(之前的沒參與到),滿場象迷全都起立喊叫著「總冠軍」,麥格倫每解決一個人,就會有象迷忍不住拋出手中的彩帶,當然也有每球都想拋的,如果可以的話。而牛隊似乎沒有半點抗拒的態勢,連欲走還留的安打都沒出現,害許多象迷連氣都沒醞釀好,就得拋下彩帶,實在是美中不足之處呀!

 

以上是一位瘋子的不正常球場筆記,書寫,純粹是為了自High。不過,我相信點閱且按讚的朋友,應該也正常不到哪裡去!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