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休假日老天賞了大晴天,豔熱如夏,阿姨提議到北海岸走走,於是我幸運地跟著一起遊山玩水,抵達台灣最北端,富貴角燈塔。

 

通往燈塔與老梅海灘的步道旁,菅芒花飄搖著,讓人想起天蒼蒼野茫茫的字句,此地無牛羊,倒有生猛海鮮。

CIMG6150

 

黃槿。

外婆說古早時候,人們都用這款葉子當作便所紙,卡早妳舅公攏去摘它的葉子回來,洗乾淨疊好,擦屁股用的。

它的花是黃色的,溫囝仔時代,都去採花來擦指甲哩!

阿姨說,很環保啊。

啊,滿山遍野的便所紙啊!走在黃槿夾道的小路上,為什麼會讓人想像一樹的五月花?

CIMG6151

 

安靜的海,喔,一點也不安靜。

浪濤其實以巨大的吼叫淘洗著海岸,只是你以為聽見的是心的聲音。

CIMG6164

姿意生長的野花,特有生命力。

CIMG6175

刺眼的陽光,應該送一架馬車過來。

CIMG6197

真有人獨坐畸零的石堆上垂釣。

CIMG6216

目標物,富貴角燈塔竣工於西元1897年。

好像一枚跳棋,因為前方是盡頭了,所以它哪也跳不了,只好在此罰站一百多年。

CIMG6232

陪伴與扶持。

推著輪椅,行過天寬地闊的海濱,讓所愛的人看見最美的風景,感受冬日依然炙暖的陽光,拍一張亂髮飛揚的合照,再繞去金山買幾盒現炒的鴨肉、小卷、紅燒鰻,提三大袋筊白筍與一籮筐地瓜返家。人生,不過就是如此簡單,就能快樂。

CIMG6264  

 

「hoek」荷蘭語海岬之意,此地被一個叫瓦倫泰的漫遊者記錄在他的書《新舊印度誌》之中,後來索性被叫成討喜的「富貴」,然而舉目所見是蒼莽的邊界野氣,多刺的林投樹、拂風的菅芒花、大海夜以繼日沖刷的石槽、彷彿藏著變形金剛的風稜石,只有海水帶來的潮氣,沒有絲毫貴氣,但也無妨,如果富貴的定義是洶湧的繁榮或無腦的開發,那還不如原生物種的繁茂,更顯榮富,何況此地早以承納了核電廠、風力發電廠,以及軍營(球狀的雷達),或也可說就是極北之地的荒蕪成就了城市的繁華吧!《看見台灣》的配樂突然在耳邊想起,人類的土地的愛恨情仇,難以一語道盡。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