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草,我心中念念不忘一直想去的地方,

想搭一次竹筏,親自穿越那綠蔭錯落的樹叢隧道。

什麼話都不說,只去感受水流的靜謐、樹梢的微風、青綠色葉脈遺落下來的光。

如是,就好似在白天進入一場清明之夢,

去觀看與捕捉某種可能,能在美麗的景緻前保持清醒。

其實不容易,因為現實觀光船票規劃下的速度與航程,節制了作夢的時間,

一趟40分鐘,你只能抽出幾秒鐘與現世失散,所謂恍神,

進入也許是山精鬼怪召喚的國度,但盼有這麼個魔幻時刻。

 

導覽人員盡職介紹沿岸風光,五梨跤、欖李、海茄冬、水筆仔、綠珊瑚.......,

它們吸允河海交融的水液,蔓延成林,掩沒古堡與古戰場的血痕,舊事都成新綠,

年復一年,只長一公分,據說是海水的關係。

太鹹嗎? 無法舒暢狂飲,於是留漬成鬱結的生成,卻滋養了飛鳥與蟹。

我卻被一則故事吸引,多年前誤闖水道擱淺而亡的抹香鯨母子,被製成標本展示,

與大眾廟的英靈棲居之所相鄰,他們同以歷史的樣態活在人類的世界裡,

抹香鯨的遺骨綁著紅布,大眾廟香火鼎盛,

主神陳酉將軍或許早以釋懷,投海前的悲憤。

存有敬畏之心,興許是珍貴的,願意為昔日留一個居所,甚至能延伸到未來。

 

安靜是不可能的,當然得與全船遊客戴同一種款式的斗笠,共享紅樹林水域的樹影與波光。

假日航班眾多,每隔幾分鐘便與他筏相遇,陌生的兩船遊人互打招呼,不留戀此次錯身。

小白鷺現蹤時,大招潮蟹從沙洲洞穴探出頭時,彈塗魚跳躍時,

雀躍的歡呼指認聲亦是夢境的一部分。

當然,無法澄澈入夢的緣故還是受拍照所惑,渴望收納一切光影的貪圖,

急於在相機群中撥出一處空隙,假造無人景像,

以為那是記憶的最美好形式,當下心緒的捕捉。

捉不太精準的,快門畢竟與人心的感受不同,

你永遠無法滿足於某瞬間攝下的視野,尤其是數位傻瓜拍的。

但你還是抗拒不了,想舉起相機,啊,大概是一種搶時的習慣了,

偷偷半蹲、站起,讓視野越過船上的人頭,快速取景,坐下,檢視補獵的成果。

哈哈,我拍到了。

但你看見了嗎? 也許身旁默默相伴的風景,是無法拍下來的。

 

於是,當竹筏回航靠岸,竟湧現一個念頭,好想再搭一次,

下一次要選在冷清的時段,切記,收起相機。

 

 

 

CIMG7913

 

CIMG7942

CIMG7978

CIMG7987

CIMG8033

CIMG8008  

CIMG7966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