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底,去了一趟小琉球,很臨時,幾乎是說走就走的決定,人生中總會遇到幾次需要看海的日子。
 
屏東小琉球有三個收費景點:山豬溝、美人洞和烏鬼洞,所謂收費也只是一百元一票玩到底,清潔費都不夠,算是一種鼓勵旅客觀光「集點」的方式,但也許是因為付了錢,必得每個地方都玩過才划算,抵達烏鬼洞時,見到入口處堵著一列長隊,像是來到兒童樂園歡樂小火車的剪票口,「怎麼那麼慢呢?」「為何那麼久呢?」隊伍後方的東張西望,拉長了頸子想瞧探前頭的底,可卻塞人了,不知這洞多長,需要磨這麼久?
 
「裡面很黑,要開手電筒。」有人從洞裡輾轉pass出這個訊息,排在我前方的中年大叔往洞口看了又看,得出結論,「不知道過不過得去啊?很窄唷。」不過,他瞬間找到「同伴」,指著我後方的某人說,「我們可能很拼喔,我先爬爬看,如果我鑽不過,你大概也......」他一邊搖頭一邊笑,大概很開心自己不是唯一可能卡住的人,但這身先士卒的語氣,啊不然現在是在玩大冒險嗎?不過,似乎這段輕鬆聊緩和了某人的緊張感,也是激勵吧,再怎麼樣也得爬出去,握拳。 ( 為保護當事人,內心的小劇場就不提了 ) 
 
等到真的輪到我們時,你會知道很多事前的恐嚇其時多半是旁人在唬你,過程並沒有那麼艱難,但如果不說得誇張一點,你便失去了挑戰的慾望。 ( 不過在挑戰之前,最好不要先知道真相,真相有時是挺嚇人的。 )
 
頭一低,身體一縮,在最狹窄無光的那一小段,必須順從地低調地斜躺滑過,感受被無數遊客日夜磨滾出的岩壁的光滑柔順,彷彿是這洞正托捧著你往前,像一段腸腔正常的蠕動,來不及將周圍的幽暗看清楚,突然就看到了光,真正滯留洞內的時間,大概五分鐘不到。
 
從闇黑短狹的洞走出,洞口立有一碑,記載此洞由來,赫然發現原來是一處殺戮現場,距今三百年前,劫掠英艦的幾個黑人被盛怒的水手燒死在洞裡,是以名為烏鬼洞,而這些黑人又傳說是被明鄭驅趕的荷蘭籍黑奴?失去公司仔後,流浪至小琉球,擇地住了下來,然後被大火燒了三晝夜。
 
不知傳說是真是假,也難以想像怎會選一個這麼難以脫身的險地作為躲藏之所,如果他們已登岸探查ㄧ段時間,躲至叢林巨石間更幽微難覓但進退有據的地點不是更好?
 
活活被燒死啊。
 
另一種說法更慘烈,說遭難的其實是住在小琉球的原住民,他們 ( 這一島上的人 ) 在十七世紀中葉時,荷蘭人以及同行的新港社、蕭壟社與漢人給滅了,是一場長達三年、一千兩百個亡靈的種族屠殺事件,據說被燻死在烏鬼洞內的,有三百多人。
 
 
遭殘酷厄運的魂靈如今仍有裊裊香煙祭祀著,僅管一旁石碑明明就記載著這段乏人考察的血腥歷史,每逢假日還是有長排人龍堵列洞前,等著一個一個鑽滑進那漆黑的幽暗之中,感受其間的窄庂,就像戰場立了牌坊變身記念公園,哭聲被笑聲壓過之後,這世界似乎就太平了。
 
可是這心情卻是矛盾的,你知道的,在笑鬧時發現其實你不該笑。很像童年時和友伴相約闖蕩田埂邊側坡地,突然發現一棵大樹幹,不知為何上頭掛著白色的絲帶,然後某個孩子骨溜著眼說起吊死鬼的故事,模仿六點檔民間大戲林投姐的語氣,從此,那裡便是禁地了。又或某日,一個急沖沖奔出學校廁所的女孩悄聲說了一句,有個影子!? 一陣譁然,孩子一起鬨,就像曾參殺了人,不知為何,鬼好像真的就在那幽暗之處住下了,牆上的水痕,漸漸有了聲息,所以日後在哈利波特電影裡看到那躲在女廁的哭泣幽靈,總覺得特別熟悉。但那一直以來,我都害怕天花板長著壁癌的房子,倒是因為另一個鬼故事的關係,記得是國中老師在課堂上無意間說出的,在畢業旅行之前,她突然講了一個嚇人的南橫健行隊的故事,心靈無預警的直接撞擊,就成了一種噩夢的原型,可不知高中有段時間我特愛『台灣靈異事件』,是不是為了平反恐懼的以暴制暴?
 
回到那個洞口。
 
其實我入洞的時候想到的是好幾年前,深秋的十一月楓紅時節,在夜晚的京都清水寺,順憑著以佛珠串起的欄杆走進全然無光的隨求堂地底,感受胎內めぐり」的無量莊嚴,由極深的黑暗抵達光明彼岸,即使膽怯無助目無能視戰戰兢兢,還是只能往前走。
 
過了那麼久,還記得乍見光明那一刻。
 
希望現在的我,也有這樣的勇氣。
 
 
9-烏鬼洞
 
 
人都爬出洞口了,管理員可以好好打盹一會。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