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中華職棒明星隊和日本武士隊的比賽,只有一個人打擊時,我還是會緊張,當然是那個兄弟象不變的23號。

但我知道,緊張的心情一半是,我知道奇蹟已經用完了,

從火星上歸來的人,沒有辦法再回到太空梭上,運動員的傳奇,只能發生在青春正盛時。

所以,他現在的每一支安打,都讓人無比珍惜,時間已經在倒數,而我不願意面對他退下場的那一刻。

年輕的肉體輕鬆地敲出安打,揮出寫意帥氣的全壘打,賣力一撲,又是精彩叫人振奮的Nice Play。

(題外話,希望228那場比賽不要重播N年,重播勝利是無意義的沉淪與自我陶醉。)

這些都讓人開心,但這種感覺好像是,嗯,這小子不錯呢,有前途,台灣棒球有望了。

(瞇眼歐巴桑端著熱茶嘖嘖嘖地品論著後輩....)

不會尖叫,不會傻笑,不會看到了真人還害羞得掉了滿地加油棒.......

殘忍而歡笑的,面對一個世代的過去,迎接下一個燦爛的花開,而凋萎者成泥,將被昔日的歡呼聲踩過。

這是進步,得雀躍地看著後浪向你打來。

一轉身,所有的偶像都老了,從神壇退下,原來都是凡夫。

如夢幻泡影,無常生滅,都是知道的,就是都知道才會悲傷,不然看球哪來那麼多多愁善感。

其實,遠不僅是偶像情節,而是我的青春花了太多時間在為他加油,好像那也是我人生僅有的瘋狂,

不為我那無比寂寞的愛情,而是棒球,

在奇妙的時刻拯救了我,讓我記得,原來這世上還有這麼燦爛熱情有爆發力的事情啊,

但是去年年底,我卻異常地冷靜,不太關心球賽結果,只想知道,比賽結束後,他明天還能不能打。

我以為,我的球季也要結束了。

聽說每逢十九的倍數年,國曆和農曆的生日恰好會是同一天,所以當前陣子外婆無比興奮地說,好難得喔,你國曆和農曆生日是同天唷。

我當下的反應是,天啊,已經來到這裡,完全不想面對的年紀。

(每天都要面對的,隔壁坐的是整整小我一輪以上的學妹耶)

已經到了開始翻看米果《初老,然後呢》的時間了呀,小心不要變成囉嗦又雞婆的阿姨喔。

去KTV唱歌時,只能點五六年級暢銷金曲,完全沒聽過新進歌單,甚至連台灣現在誰最紅都不知道了呢。

不過,這也沒什麼,SMAP都解散了,崛北真希、成宮寬貴也引退了,世界本來就無情地運轉著,只有不肯走的人仍唱著昨日的歌。

還在癡心盼望恰恰能把日職明星的好球轟出牆外,再一次就好。

怎麼能忍受他失誤時被謾罵的難堪,啊,去年總冠軍賽時已經承受過了。

幸好,季末辜老闆把人給留下來,留下來,開始倒數。

 

球季要開始了,中華桃園打贏日本了,我應該會再拿起加油棒,以為自己還能揮霍一點什麼。

 

我也想要開始。

 

感謝那個讓我義無反顧沉迷於棒球的人,這當然是真心,絕非反諷,至少從沒後悔曾經愛過。

那麼希望現在這個陪我一起看棒球的人,可以和我一起看到恰恰的引退賽,等到恰恰變成總教練,拿下總冠軍。

 

這大概是我對青春最深情的許願了。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