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直以來持續在關注的事,幸運地發現李安與龍應台對談的訊息,

當機立斷馬上遞出報名表,兩秒之後傳來入場編號:474,報名成功!

後來才知道這場演講只開放500個名額,當然非去不可。

 

我不是一個想拍電影的人,只是一個喜歡看電影的觀眾,

因此很感激也很欽佩願意這些把人生交給電影創作的人,

他們的影像創造了一個世界,一個心靈空間,

讓觀者找到一扇任意門,走進去,找到自己靈魂的位置,安靜坐下,

接受撞擊、質疑、挑戰與某種情感的沖刷,然後出來,回到自己人生的軌道上。

 

導演則是走在另一個軌道上,也許某一刻,就在你觀影的時刻,某個鏡頭,

恰巧與他的意識相會,會心一笑(或一哭),隨後錯身而過,

可是你卻永遠記得某個畫面、某句台詞、某種不具體的氛圍與他拋給你的問題......

於是,成為一個影迷,期待並等待下一次新鮮的撞擊,一種過癮的震撼。

 

李安不只電影,他的談話也像他的鏡頭,每一句都是key word。

好像很自然地會被他勾到一個情境裡去,因為他非常誠懇地在與現場的毎一個人對話,

坦率而直接地流露出對於任何一個喜愛他電影的人的感謝,

於是,你會覺得真好,在導演面前你可以很平實地面對自己的感覺,無需矯飾的單純喜愛。

 

有人問起如果自己想作的東西和所謂大眾口味不同,要迎合眾人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李安說,藝術不是孤芳自賞的,是需要溝通的,不要把自己放得那麼大,

創作者是一個媒介,傳達出去的東西要能獲得共鳴,如果藝術只能自己欣賞,那不叫藝術,

可以去找一個心理醫師暢談,他會願意聽你說。

不要低估你觀眾,他們觀看電影時,心靈都是純潔的。

 

你怎能不愛李安? 他始終把觀眾放在心上。

 

龍部長問,他會給年輕的新進導演甚麼建議?

李安說了五個字: 不要拍電影。(全場大笑)

他說真正想拍電影的人是勸不醒的,如果別人隨便說兩句話,或者有一點風險就退縮,

喜歡安全感的人,不要拍電影,這條路很辛苦,他可以選擇另一條安穩的路,也很好。

天份是沒辦法教的,前面的人要指導後進,唯一要擔心的就是,老師不要教壞了就好。

周邊的人、制度,不要在他成長時就將他壓壞了就好。

 

我想導演說的是熱情。

不只拍電影,應也適用於各行各業,敬重自己,也敬重自己的工作。

總有一些你很愛很愛,無法自拔,不可救藥,就算與全天下作對也要堅持的事,

也許那就是所謂的天命。 (能夠實踐自己的天命,何其幸福的一件事啊!)

 

還有真實與虛假的問題。

李安說,作假是對真實的追尋。電影是假的,是造作出來的,但假的東西它的本質是真的。

現實生活中很多時候反而是虛偽的,因為社會化、人際關係,你無法表現真實的一面,

實相本身是虛的,而電影要表達的感情反而是真的。

 

名言佳句太多,無法一一節錄,不過,回家之後發現有位學姊同樣參加了這場演講,

兩人不知不覺把許多精彩片段拼湊起來,也算是有趣的分享。

與學姊的臉書對話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