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的事了,想想也經過了九年,當時沒寫下來的,現在還能再接續嗎?

原來自己做過的事,去過的地方也不少,這片風景倒是從沒分享過。

記得從觀霧歸來後不到一星期,氣象局就發布艾利颱風的陸上警報,一個挾帶豐沛雨量的西北颱,造成新竹五峰通往觀霧地區的台122沿線發生嚴重土石流,土場和清泉部落受到重創,電視新聞24小時輪播此處滿目瘡痍的景象。

我站在電視機前,不敢置信,數天前的仙境一夕之間成為煉獄,我甚至連照片都還來不及整理,吊橋斷了,清泉毀了。

死傷不斷傳出,有人家破人亡。

 

清泉吊橋  

自然之前,人類的存在如此微小、不堪言說。

當我在這片美景前按下快門的時刻,當我讚嘆美麗寧靜示現眼前的時刻,即將崩落的土石其實正蠢蠢欲動吧,緩緩地緩緩地不動聲色,以人察覺不出的傾斜,移動著,狂風暴雨只是一根引動的絲線,抽拉之間,天旋地轉。

或許山神、樹靈與土石精怪竊竊私語,哀憐這群什麼都還不知道的過客,

哀憐人們如此迷戀自以為是的美,哀憐一切的美將在瞬間消逝。

然而,神會對人類的悲傷示以同情、好奇?或僅僅以為如常呢?

 

因為不忍,也不宜,這段旅程未寫成報導,記憶卡存出的照片還在,但記憶已經消失。

是因為我太習慣將殘忍的事情打包封箱,從此遺忘嗎?

連曾經走過的步道,都忘了名字,僅管當時以為自己闖入了某個仙人的夢境裡。

雲霧縹緲,將高聳巨大的檜木叢林染成濕鬱濃稠的墨綠幻影,好像走進了一個不該打擾的禁地。

讓你不敢也不願意在此開口說話,忘了恐懼或喜悅,甚至連多餘的思想都是浪費的,

好像眼前的一切是人類的低等五官所無能感知的,只能往前行,穿越眾神低語的聖界。

 

從這時候開始,我就愛上妖怪、精靈的世界了吧。

 

(是嗎?應該在更早更早之前,當妳知道有個人叫屈原的人,編寫了《九歌》的時候吧!

雖然近年來與妳相熟的都是日本的鬼怪、化け物之類,嗯,今天連夏目友人帳的貓咪老師都收進家門了呀)

 

 

大概被詛咒還是施了魔法,當下的悸動,事後無論如何回想不起來。

 

只能再去一次吧!

 

觀霧神木群  

雪霸觀霧區 檜山巨木群步道

神木群  

在千年的大樹之前,人還想說些什麼?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