ㄟ,這其實是一篇遲到的隨寫,花東行已經是去年的事了,時間過得可真快。

從2013跨過2014,又累積了更密集緊湊的東京鐵腿苦行之旅,我想,日後再慢慢吐絲吧!

先把存成草稿的東西丟出來,免得部落格始終停在稻香裡。

 

--------------------------------------------------------------------------------------------------------------------

 

慶修院參拜結束已近黃昏,返回花蓮市區,只剩十五分鐘簡單逛了一圈鐵道文化部和東線鐵道遺址,天便黑了,古蹟所的學生於是打卡下班,訪查結束,恢復自由之身(?),接下來是have fun時間啦! 自從腦袋被植入北藝大林府千歲團訪程式之後,每踏進任何歷史建物或街區之中,奇怪的偵察雷達就自動開啟,時代、樣式、空間、歷史、保存狀況、再利用情形……這些字彙像詛咒一樣在風景前飛跳,又像風吹雪似地為大腦底層的溝縫鋪滿問句,就如同陰陽師難以無視鬼妖一般,未成氣候的妖鬼見到幻境與神通,又哪能無動於衷?

縱然因日常工作壓力積累的身心其實已經疲憊得只想呼吸與放空,只想在空無一人的時空隧道中散步,一點也沒有想與古人閒話家常的打算,但不知道為什麼回家檢查相機,總會發現屋頂、窗梁、斗拱、瓦片、地板、建築平面圖等東西,每每望著幾乎被建築構件灌暴的電腦硬碟,好像終於可以了解,顏忠賢為什麼極盡瘋狂地要以八十萬字書寫寶島大旅社,荒謬詭譎東西架接混搭毫無協調性的物件充斥生活周遭,久了總會自成一種協調,這就是我們身處的世界,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然而我們卻執拗地要在斷垣殘壁之中尋找真相,一根木梁的身世,一塊地磚的漂泊,什麼是意義,什麼又是值得記誦的價值?

 

 CIMG4989  

繞巡寺院時,長期從事古蹟維護狀況普查的柳同學,果然職業病發作,

她指著雨淋板上的一塊泥漬,憂心忡忡地說,可能要注意蟲蛀問題喔。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