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MG5458  

前晚終於去戲劇院看了《稻禾》,特地選周四的場次,因為演出之後,會有林懷民老師的觀眾問答時間,可以更了解這齣舞,畢竟是從台東追回台北的期盼。
 
聽著他以浪漫雀躍的語氣講述峇里島『稻米娘娘生孩子』的故事,讓我覺得十一月初的池上之旅,推延了將近一個月,終於劃下完美的句點。他說在島上,看見當地農婦手持小鐮刀不疾不徐哼哼唱唱地割稻,不在意快,但要細致地把割下的稻梗結成一朵花,鋪在地上,好像正創作一幅畫,要有美感,而他們歌唱是為了向神賀喜,稻米娘娘正在生孩子呢,有神靈的授予,稻子才能結出飽滿的稻穗。
 
雲門把這個故事編進《稻禾》,池上的稻子應該都看見了,長得那麼飽滿豐碩,好像稻米娘娘真的來過一樣,金黃色的璀璨的豐收。
 
總是在城市生活,練了一身敏捷的緊湊步伐,趕公車、捷運、紅綠燈,小綠人的出現更讓街頭行人與車分秒必爭,搶快論新是一座埋在潛意識的咕咕鐘,三不五時叫兩聲,催著你快跑,就像新聞台掛在底下的跑馬,將殘酷命案與假油塑化劑摻在一起每天餵食閱聽人血腥瑪麗,一天三大杯,慈悲遠離你。生活,當然是慢不下來的,效率這兩字必須挾帶迅猛的殺戮,沒空等待一碗藥燉排骨的蒸煮,香精一滴,其樂無窮,反正多數人的舌頭都是化工廠養大的,鈍化的味覺,無藥可救。
 
這些紛雜讓人觀看《看見台灣》時會不自覺落淚,聽見林慶台渾厚滄桑的嗓音,會想面山向海或對一棵大樹下跪懺悔,因為土地受傷的同時,人也必定是壞掉的,懺悔的那一刻你才終於理解其實我們都是小國畸人,一個快把自己玩壞的族群。
 
那一天在池上,一個人於晨間的稻田穗香間極其緩慢沉默的行走,極其緩慢,終於,五官的感知緩了下來,五點半的一片漆黑,七分鐘後透出一抹濃重的藍,又過幾秒轉成瑰麗的紫、粉紫,然後漸漸刷白,天在某個瞬間亮了,看見綠波晃蕩的稻田與裹著一抹煙嵐的遠山,我不急著找那棵出名的大樹,蹲在田埂旁看著潺潺田水流動不止,稻穗的葉脈上真的滾著晶透的露水,不遠處雞與犬亦盡責地鳴叫,心是虔誠的,信仰這片土地的美好,幾乎讓人合掌,好似正待著接下來的魔幻時刻,起身回頭望去,陽光正巧從雲層透出,連綿山脈被灑上金色亮粉,啊,籠罩的田野上那層陰鬱的薄紗轉瞬消逝,印刷色票上各種濃淡層次的綠鋪排眼前,一陣目眩,人類印不出如斯恬淡的情致,恍惚間想起那個十一歲小女孩,剛學會畫水彩,不知何故著魔似地畫樹,豔綠濃墨瑰紫楓紅,好像全世界只有樹值得畫,池上的稻田讓我想起她的水彩調色盤,可惜,她後來的二十年再也沒畫過一棵像樣的樹。

於是,我終於走到金城武騎車經過、不少人興奮聚集的那棵老茄苳下,真的很像一幅畫。
 
兩天一夜的池上小旅行,以原訂11/2觀看的《稻禾》作結,也彷彿那個早上是這齣舞作的預視,關於土地與人的故事,如何艱難懇拓,風如何來,雨如何落,稻子如何一步一步緩慢的生長、結穗、收成,最後將收割後的稻梗燒灼成灰,田野荒休萬物藏息之後,待春雨一來,又將重新滋養新芽。

CIMG5223

CIMG5258

CIMG5263

CIMG5280

CIMG5298

CIMG5369

CIMG5395

CIMG5422

CIMG5424

CIMG5425

CIMG5433

CIMG5437

CIMG5503

 

 

 

 唯一破壞當日散步心情的景象。唉,素養尚未養成,同志仍需努力。

CIMG5388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