燥熱的天,城市的一切索然無味,豔刺的光線讓視線模糊,睜不開眼,也就遺失了探索的意願。

也並非無所事事,只是帶著莫名的流浪的意圖,走著,和一個熟悉的旅伴,一本新買的書。

 

同是雙魚的我們,可以接受漫無目的的消磨,無論是在吵雜陋簡的叫賣式旅展內穿梭,或是在攤滿鮮果與美食的農夫市集克制食慾,都源自一個很小很無關緊要的念頭,一種放逐式的閒晃。

 

問題在於,如果真能接受無意義也就算了,偏偏虛無主義的心靈往往和積極好強的心智相互撞擊,系統不相容的時候,很容易做出愚蠢的決定,比方說,為了讓100元的旅展入場券看起來不那麼「無采」,加上沒吃早餐的胃在靠么,硬是買了兩張飯店百匯自助餐的折扣餐券,(沒有別的任何吸引人的商品) 作為「沒有白來」的宣告,還滿心期待這樣至少能享用一頓美好的晚餐,於是為了迎接這個奢華的句點,真的非常努力地克制源源湧上的進食慾望,我們錯過了漂浮冰淇淋、竹筒飯、烤肉串、芒果冰沙、墨西哥玉米片起司盤、虱目魚捲、牧場直營羊乳和現榨葡萄汁,很餓的時候腦海卻一直浮現塔羅牌「節制」的圖騰,當下覺得自己真像是一位可笑的修行者,一心求得未來的圓滿,卻對現下的美好視而不見,除了午餐時間點了一小份摩洛哥沙威瑪佐沙拉 (銀英同學植入的世界遺產APP是一種木馬程式,類似催眠病毒,遇上關鍵字「希臘」和「摩洛哥」,就無警啟動),就屏棄蒐羅其他食物的慾念了。

 

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熱,在暑氣蒸人的街道上,飢餓會變成一種影響力極低的鳴叫,很容易淪落至聽不太見的惆悵,每走一步,都讓人更加想念遠方,那個尚且不能到來的深秋的涼爽,想起住吉大社傍晚時拂過樹梢的那陣怡人的風,眼前卻只能借助捷運站的冷氣讓自己身心安頓,的確,很想闖進任何一個有水的地方,但叫做樂園的地方都太遠,而我們只好躲進這城市裡傲視全球密度甚高的百貨公司或俯拾即是每個轉角都能遇見的超商,於是我們不停地在各個有冷氣可避暑空間尋覓座位,地下街的板凳、百貨電梯口的沙發、美食街位子,以及小七的座位區,玩手機,看書,等待晚餐,但我懷疑這是因為我隨身帶著的書的影響,剛好是三島由紀夫的小說《性命出售》,他說「人生沒有意義,這句話說來簡單,但想要在無意義中生活,需要有很強大的精力。」咦,這說的不就是我們嗎?也因為太多無聊,一本諷刺無聊的書,就在我的無聊之中看完了,你想逃開的,都變成了你逃不掉的,越是虛無,就越會跌入虛無設下的陷阱裡,瘋狂地咀嚼這些文字,這些文字也就一點一滴把你吞噬,但你毫無招架之力,當頹廢之神降臨時,只能迎拜了,不是?

就在故事主角從一個出售性命的人,逃成了一個徹底不想死的人之時,徹底的飢餓終於讓我們徹底的恢復理智。

「需不需要訂位啊?」

「對厚,今天星期天。」

電話撥過去,果然如清醒的我們所料,今晚客滿,這一切真是他馬的毫無意義。

 

 

 

為了補償整個下午的忍耐,急翻錢包裡的折價券,發現有兩張鍋爸九折券七月底到期,而且晚餐時段竟然還有位置,二話不說馬上殺去,然後兩人三十分鐘掃光六盤肉和來回夾取的各種蔬食海鮮,連平常完全不碰的可樂都豪爽喝下(並且,執意要放入一球冰淇淋),啊,於是你頓悟,原來這就是人生。

 

你永遠必須讓自己滿足。

 

 

Ps.結帳的時候,發現折價券的背面清楚寫著:限周一至周五使用。

 

 

icebergfish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